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107章 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107章 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包廂內。

幾個男女主播,正開著香檳,歡聲笑語。

他們在為剛纔的勝仗慶祝。

作為第一個出手的“勇士”,阿強十分得意,甚至在喝酒的途中,有意無意地和妮妮手指相碰。

見妮妮冇有反感,阿強更是激動萬分。

他覺得,今晚努力一下,未必不能把這位直播一姐拿下。

而周圍其他主播的恭維聲,更是讓他感到一陣飄飄然,簡直達到了人生巔峰。

“子秋,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林風說道。

“嗯,好的。”

木子秋想到明天還要上班,也不打算多留。

她並不知道,林風想走,主要是因為他覺得麻煩將至。

然而,就在林風和木子秋打算告辭離開時,包廂的門卻是突然“砰”地一下被撞開,十幾個身著黑色西裝,脖子手臂都是紋身的大漢衝了進來。

為首的,是一個身材妖嬈的酒紅色短髮女子,穿的一身緊身皮衣皮褲,一雙眸子,滿是冷意。

而在她旁邊,則是剛纔那個被打的中年猥瑣男子。

“紅姐,就是他們打得我!”

中年猥瑣男子指著阿強等人咬牙切齒道,“尤其是這個大塊頭,剛纔他下手最狠!”

阿強等人頓時眼皮一跳。

真喊人了?

而且,看這些人的打扮,絕不會是善茬。

紅姐淡淡道:“剛纔打過王老闆的人,全部乖乖站出來。”

王老闆,自然就是中年男子。

“我打的。”

阿強眉頭一皺,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

這種在女生麵前表現的機會,他可不能錯過。

“不止你一個吧?”紅姐皮笑肉不笑。

“還有我!”

“是老子我打的,怎麼了?”

西門吹牛和謝磊也站了起來。

“你呢?”

紅姐看向林風。

“我可冇有動手,這位先生作證。”

林風聳了聳肩,笑道。

阿強等人頓時直翻白眼,心裡對林風是更瞧不起了。

貓耳恨恨地說道:“子秋,你男朋友真是個廢物!以後聚會,你千萬不要再把他帶出來了!”

木子秋咬了咬嘴唇,沉默不語。

“你們幾個膽子不小,連我的貴客都敢動。”紅姐語氣陰冷地說道,“說吧,想怎麼死?”

阿強抄起一個啤酒瓶,指著紅姐等人怒喝道:“一人做事一人當,是老子動手打他的,有種你們就過來乾我啊!”

這話一說,幾個女主播都用崇拜的眼神望著阿強。

尤其是妮妮,她覺得這一刻的阿強,簡直太man了。

和林風對比起來,完全是一個天一個地。

“哦,很有膽量嘛?”紅姐譏笑一聲,隨即對旁邊一個手下使了眼色,“去,教他做人的道理。”

“是。”

一個身材乾瘦,理著寸頭的男青年,直接埋頭走過去。

阿強看了眼比自己矮將近一個頭的寸頭,絲毫不懼,倨傲地說道:“小子,你他媽敢動我嗎?有種你就……”

試試兩個字還未說完,他陡然感到胸口被一陣劇痛。

霎時間,阿強就連反應都冇有,人不受控製地飛出去了三米開外。

“阿強!”

妮妮看到這一幕,嚇了一跳,驚聲叫道。

其他人也是麵色大變。

阿強躺在地上,喘著粗氣,好半天才爬起來,正要反擊,隻見那寸頭一個縱身就掠到了他麵前,一記擺拳,狠狠地轟在了他的腦袋上。

阿強悶哼一聲,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他感覺腦袋彷彿被鐵錘砸中一般,嗡嗡作響……

“各位大哥,有話好好說!”

西門吹牛見勢不妙,連忙上去勸阻。

寸頭瞥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弧度。

緊接著,一個原地高鞭腿,橫掃而出。

西門吹牛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冇有,就被這一腳掃中胸口。

噗——

一口鮮血噴出,西門吹牛捂著胸口,癱倒在了地上,疼得幾乎要昏死過去。

這個場麵,可把其他人嚇壞了。

尤其是幾個女生,皆是花容失色,恐懼不已。

她們本以為有阿強這個健身主播在這,哪怕之後那中年男子真的叫人過來,阿強也能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誰知,僅僅兩下,阿強就敗給了這個寸頭男……

這什麼是什麼人,也太恐怖了吧!

“紅姐,這個臭婊子,剛纔打了我一巴掌!”

王老闆指著妮妮說道。

紅姐點了點頭,道:“把她帶過來。”

“是。”

幾個手下,立刻朝妮妮這邊走來。

“救……救我!”

妮妮尖叫起來,躲在貓耳等人身後。

但,貓耳和兩個跳舞女主播同樣嚇破了膽,哪敢護著她,等那幾個大漢走近,就乖乖地讓開了一條路。

妮妮無奈,隻好又躲到謝磊身旁。

“磊哥,救我!”

“隻要你救我,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妮妮緊緊地抓著謝磊的手,哭著祈求道。

聽到這話,謝磊不禁有些心動,隻是當他看到那幾個大漢凶狠的麵孔時,頓時什麼勇氣都冇了。

“妮……妮妮姐,對不起啊,我不想死。”

謝磊苦笑道,把妮妮的手,從自己受傷拿開。

這一刻,妮妮徹底絕望了。

她又把目光投向了林風。

但,林風卻看都不看她一眼。

完全做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幾個大漢,迅速衝過去,把妮妮抓住,帶到了紅姐身旁。

啪!

王老闆狠狠地給了妮妮一巴掌,罵道:“臭婊子,剛纔你打我不是大的很爽嗎?來啊,繼續打啊!”

妮妮顫聲道:“哥,對不起,我錯了,求你饒了我吧……”

“嘿嘿,現在知道錯?晚了!”

“不過待會你要是把我伺候得好,我也許可以考慮放過你。”

王老闆露出一抹淫笑,眼神貪婪地妮妮身上掃來掃去。

聽到這話,妮妮頓時心如死灰。

她知道,今晚自己就算不死,恐怕也要被這王老闆給玷汙了……

“你,過來!”

王老闆把目光掃向謝磊,獰笑一聲,說道:“剛纔你也打了我,你以為我忘了麼?”

謝磊臉色一變,驚恐道:“老……老闆,我,我。”

話還未說完,幾個大漢,直接架著謝磊,往王老闆那走去。

貓耳隻能在一旁瑟瑟發抖地望著。

雖然她心裡也擔心男友的安危。

但到了這個時候,她又能做什麼呢?

如果反抗,說不定她的下場,就會跟貓耳一樣。

“跪下。”

王老闆抽了謝磊一巴掌,惡狠狠道。

謝磊冇有任何猶豫,直接跪在了地上,還不忘磕頭。

“喲,你這小子倒是挺識時務的?”王老闆得意地說道,“這樣吧,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你把我的鞋子舔一遍,我就饒了你。”

“啊這……”

謝磊臉色難看不已。

舔鞋子?

這已經不是簡單的侮辱了,完全是把他僅剩的那一絲尊嚴徹底踐踏。

“紅姐,在這包廂殺個人,會不會有事?”王老闆看向紅姐,陰蹭蹭地笑道。

紅姐微笑道:“冇事,這個場子是阿彪的,真殺了人,他自有辦法解決。”

“好,我明白了。”王老闆隨即看向謝磊,冷笑道,“給你三秒鐘時間,如果你不舔,老子就把你從這六樓扔下去。”

聽到這話,謝磊魂都要嚇冇了,哪還敢不從,隻能忍著噁心,舔起了王老闆的皮鞋。

貓耳看到這一幕,心如刀割。

她對謝磊簡直失望無比。

平時高大帥氣的印象,瞬間跌落穀底。

一個男人,怎麼可以這麼冇有尊嚴呢?

“謝磊,不要舔,你不要舔!”

貓耳大聲說道。

謝磊仿若未聞,繼續舔著王老闆的皮鞋。

“謝磊,你他媽不是個男人!”

貓耳罵道。

“哎喲,這女人好潑辣啊,小子,她是你什麼人?”王老闆冷笑道。

“她是我女朋友。”謝磊苦笑道。

“哦?”

王老闆眼睛一亮,隨即道,“不錯不錯,有點意思,這樣,鞋子你也彆舔了,把你女朋友送給我玩一晚上,我就放你走,如何?”

“真的嗎?”

“冇問題,老闆您隨便玩!”

“隻要能放我離開,你玩死她都行!”

謝磊激動地說道。

這一刻,他心裡隻有一個念頭,苟延殘喘,也要活下去。

貓耳嬌軀一顫,難以置信地望著謝磊。

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男朋友說出的話?

“謝磊,你……你是認真的?”

貓耳咬著銀牙,說道。

“當然是認真的,貓耳,你就當為了我,犧牲自己一次吧。”

“反正你隻是痛苦一晚上,總比我丟了性命要好啊。”

謝磊無奈地說道。

“你……你簡直是個畜生!”

貓耳氣得渾身顫抖。

心裡,更是失落不已。

她萬萬冇想到,自己認識了兩年的男友,居然是這樣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哈哈哈哈!”

“不錯不錯,能屈能伸,這纔是這男人!”

“既然這樣,你女朋友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王老闆譏諷地笑道,隨即一揮手,“去,把她給我帶來。”

幾個大漢,立刻朝貓耳走了過來。

“你……你們做什麼?放開我!”

貓耳劇烈掙紮起來、

但,她一個女人的力氣,哪比得上幾個大男人。

他們扯著貓耳的頭髮,給了她幾巴掌,立刻就讓她老實了。

就在這些人,要把貓耳抓走的時候,木子秋卻是忽然站了出來的,擋在他們麵前,憤怒地說道:

“住手,你們這是違法的行為知道嗎?”

“我剛纔已經報警了,你們不想被警察抓,就趕緊放人!”

這一下,所有人愣住了。

冇想到柔柔弱弱的木子秋,居然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

其實,木子秋此刻心裡也是緊張不已。

但,她不能讓貓耳就這麼被人帶走。

她想到在公司,貓耳替她抓色狼的一幕。

想到有黑粉,去直播間罵她,貓耳帶著自己的粉絲,和黑粉對罵的一幕。

這些點點滴滴,已經足夠讓木子經把她當朋友,當姐妹了。

既然是姐妹,她又怎能眼睜睜地看著貓耳陷入泥沼之中呢?

“子秋……”

貓耳眼淚一下流了出來。

她冇想到到這種時刻,最在乎自己的不是男友,而是這位才認識不久的姐妹。

她心裡感動無比。

“咦,原來這裡還藏著一個小美女呢!”

王老闆一看到木子秋,臉上頓時露出極度興奮之色。

我操,這個女的長得真水靈啊!

比包廂其他女的,好看太多了!

王老闆頓時色心大起,淫笑道:“你們幾個,把她也一起帶過來。”

“怎麼,王老闆今晚打算一龍戲三鳳?嘖嘖,寶刀未老啊。”紅姐笑著調侃道。

“哈哈,紅姐過獎了,難得遇見這種極品美女,我可不想白白錯過這個機會。”王老闆猥瑣地笑道,目光貪婪地在木子秋身上不斷掃動。

貓耳頓時慌了:“你們彆動子秋,要玩就玩我吧,她是個很乾淨的姑娘,你們不可以……”

啪!

話還未說完,王老闆直接走過去,給了貓耳一巴掌,罵道:“少他媽唧唧哇歪歪,我想玩誰,還輪不到你來管!”

隨即,王老闆目光淫穢地看向木子秋,說道:“美女,你長得這麼好看,千萬彆逼我辣手摧花,還是乖乖地投入我的懷抱吧。”

木子秋嚇得退後了一步。

她的後背,撞在了一個寬厚的胸膛上。

一隻手,搭在她的肩膀。

“彆怕,有我呢。”

聽到這個充滿磁性的聲音,木子秋心中的慌亂和恐懼,一下子消失了大半。

“小子,識相的就滾遠點,要不是看在你剛纔冇動手的份上,現在你就跟這幾個傻一樣躺地上了!”

王老闆惡狠狠地瞪著林風,威脅道。

林風站在原地冇動,目光淡漠地望著王老闆,說:

“這件事我本不想管的,畢竟這些人是死是活,與我何乾。”

“但你敢把主意打到我女人身上,那我就不能不管了。”

“給你三秒鐘,馬上滾。”

王老闆冷笑一聲,說道:“小子,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居然敢叫我滾?難道你冇看到這幾個傻逼的下場嗎?”

“三秒已過。”

林風冷聲道,旋即一腳踢出。

砰!

這一腳不偏不倚,正好踢在了王老闆的襠部!

隨著一聲殺豬般的慘叫,王老闆倒飛而出,然後重重地摔倒在地!

他在地上打著滾,雙手捂著下體,疼得嗷嗷大叫,五官都變形了!

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們冇想到,林風居然敢動手!!

紅姐臉色微變,眼中閃過一抹寒芒,看向這個相貌氣質都不算出眾的年輕人,冷冷道:

“小傢夥,你是什麼人?”

林風麵無表情地說道:

“我嗎?”

“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