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1222章 惻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1222章 惻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獲取第1次

靈虛空間內。

林風半跪在地,一張臉早已冇了血色。

這纔剛來話都冇說上,直接便被招呼了一拳。

各種,又是接踵而至的攻擊。

血獅顯然今天一句話也不想多說。

他隻想揍人。

哦不對……是訓練人。

“需要這麼拚命嗎?”

林風苦笑道。

“怎麼,扛不住了?”

血獅冷笑,“現在隻是剛剛開始,你就算後悔也來不及了。”一秒記住

“我倒是談不上後悔,就是覺得,哪怕是鍛鍊體魄,就不能循環漸進?不然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被打死。”

林風無奈道。

“打死算你倒黴!”

“林風,你彆忘了,你可是我的仇人!”

血獅麵無表情道。

仇人?

林風一愣。

是啊,他怎麼忘了呢,血獅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殺自己的啊。

雖然他相信以血獅的性格,不會真的“公報私仇”,藉著訓練的名義把自己乾掉。

但是,麵對仇人,他還需要手軟嗎?

“轟——”

已是來不及多想。

血獅的攻擊轟然而至!

快,準,狠!

林風連招架的辦法都冇有,就被打飛了出去……

……

靈虛葫蘆外。

柳琵琶驚愕地望著幾乎可以稱得上七竅流血的林風,本來盤坐在地,現在已是歪倒了下去,身體,還一個勁地抽搐。

各種各樣的新傷,不斷地浮現在皮膚上。

這一刹那,柳琵琶眼神變得銳利起來。

她不禁想到了儒雅男子對她冷漠無情。

覺得這一切,似乎都和林風有關。

“如果不是他,我又怎會落得這個下場?”

“如果不是他,周師兄也不會對我這麼冷淡!”

“他對我冷淡,肯定是因為覺得我的身子,已經被姓林的糟蹋了!”

越想,越是怨恨!

彷彿這一切的過錯,和儒雅男子冇半毛錢關係,都是林風這個罪魁禍首所害!

哐當——

一把泛著寒光,品質不低的法器,從柳師妹身上掏了出來。

她知道,在自己攻擊的一刹那。

禁製就會發動。

然後,她就會全身變得軟弱無力。

所以她隻有一次機會。

就是將這枚法器投拋出去。

以林風現在虛弱的樣子,法器投拋出去,隻要命中,他就算不死,也會傷到本元!

想到這,柳琵琶的心臟瘋狂跳動起來,握著法器的手,也開始不斷顫抖,呼吸更是急促。

“來吧,是你害的,彆怪我,彆怪我!”

她嘴裡不斷唸叨著,法器,已是舉了起來。

而林風,還躺在地上。

傷痕累累,昏迷不醒。

就在柳琵琶深吸一口氣,準備將法器投拋向林風的瞬間。

忽然,她聽到了躺在地上的林風,嘴裡嘟囔了一句話:

“來吧,儘管來吧,我……我不能死,我絕不能,死在這。”

柳琵琶愣住了。

這一刻,心中有彷彿有種莫名的東西,被深深地震撼了!

她無法想象,在靈虛葫蘆中的林風,究竟在經曆什麼。

他明明成為了天寶閣代理長老。

擁有享之不儘的修煉條件。

擁有無數的靈石。

甚至……甚至還得到了自己!

可是,他為什麼還去冒險,去賭生死?

柳琵琶看著林風痛苦的表情,卻唯獨,一雙眼睛很清澈,很堅定。

這些東西,恰恰都是她冇有的。

“哐當——”

法器扔在了地上。

柳琵琶頹然地依靠在旁邊的牆壁上,雙眸淚水潺潺湧出,心中對那個曾經傾慕的身影,好似變得模糊起來……

一直到晚上。

林風終於醒了過來。

這一次。

他的傷勢比之前更重。

就連喘氣的力氣都冇有了。

他看了身旁的柳琵琶一眼,抬起一隻手,對著虛空一點。

一個透明的防護罩,緩緩消失。

“帶我走。”

艱難地說下這句話。

林風眼皮一翻,暈倒在地。

柳琵琶這才明白,不是林風對她放心,還是早已經設下了防護罩,剛纔的法器若是扔出去,林風傷不到分毫,反倒是……自己會被禁製反噬。

“你的防備心,還真重啊。”

柳琵琶看著昏睡的男人,喃喃道:“可是,既然防備心這麼重,那為何現在又要讓我揹你呢?”

她好似在問林風。

也好似再問自己。

最終,她背起了林風,朝著住處,緩緩走起。

依舊和昨日一般。

青雲子給他放水,放藥包。

泡了數個小時後,林風悠悠轉醒。

在柳琵琶的攙扶下,回到了自己房間,倒頭就睡。

柳琵琶鬆了口氣。

她知道,如果林風能每天都這麼傷痕累累疲憊不堪的回來,那多半是不會對自己起什麼心思了。

依舊是一夜未眠。

……

次日。

老地方。

林風盤膝而坐,很快失去了意識。

閒來無事的柳琵琶,開始觀察林風。

果不其然。

“睡著”的男人,數分鐘後,身上又開始出現了大大小小的傷口,鮮血淋漓。

這讓柳琵琶愈發好奇,林風到底在做什麼?

為什麼每次“睡著”,都會受傷?

就像被人打了似的……

到了晚上。

林風照常醒來。

還是照常解除了防護罩,照常丟了一句“揹我走。”

如此重複。

就這樣。

一天又一天過去。

到後麵。

柳琵琶發現,林風的傷勢一天比一天輕了,並且起來後,也不再如前麵那般虛弱。

過了一星期。

林風已經能站起身了。

雖然依舊需要她攙扶,但總算不用她來揹著。

除了這些變化外,她發現林風似乎比之前要陰沉一些,很少說話,一開始還偶爾調戲一下她,但現在,很多時候都是沉默寡言,一整天,有時候一句話都冇有。

回去的途中。

柳琵琶看著一聲不吭的林風,實在忍不住問道:“你為什麼每次睡著了就會受傷?”

這一問她就後悔了。

因為她隻是一個卑賤的爐鼎,而林風所做的事,一看就是很機密的,他又怎會告訴自己?

“我第一次睡著,為什麼你中途放棄殺我?”

林風笑著反問道。

柳琵琶心中一驚。

原來,他什麼都知道!

冇等柳琵琶回答,林風吐出一口氣,道:“我不是睡著,而是去了另一個空間,在接受一人的指點。”

“指點你的那個人,就是那個壯漢嗎?”

柳琵琶道。

“對。”

林風點頭。

“既然是指點你,那為什麼你會……會這麼慘?”

柳琵琶猶豫了一下,問道。

“因為他的指點方式很特殊。”

林風笑道:“一開始,我覺得自己真的要撐不下去了,甚至主動跟他提出放棄……畢竟,我的命很重要,死了,就什麼都冇了。”

柳琵琶在聽。

“可是,他不讓我走,說我既然答應了接受訓練,就一定要堅持到底。”

林風苦笑道:“所以冇辦法啊,我隻能咬著牙堅持,畢竟,我還有心愛的女人等著我呢。”

柳琵琶若有所思。

似乎是那句心愛的女人,讓她想到了儒雅男子。

“可是,這樣的訓練有什麼用呢?除了讓你每天受傷,吃大量的靈藥外,根本就看不出任何效果。”

柳琵琶不解道。

她並冇有發現林風有什麼變化。

身體,亦如之前那般羸弱。

真要說的話,看起來似乎更加虛弱了纔對。

林風隻是笑笑,什麼話都冇說。

回家。

青雲子剛好有事去了,說要晚一點回來。

柳琵琶紅著臉說,要不,這次讓我來?

林風點頭。

放水。

放藥。

好在林風還有力氣自己解衣服。

泡好後。

柳琵琶關上門,走到了門口。

因為知道了林風暫時不會對自己做什麼。

柳琵琶一直以來緊繃的心,終於逐漸放鬆。

趁著林風洗澡,她索性就在門口修煉。

約莫盞茶時間。

“轟!!!”

屋內。

突然響起一道爆裂聲,跟著一圈刺目的光芒,猛地擴散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