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1224章 順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1224章 順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獲取第1次

對於林風的提問,柳琵琶啞然無語。

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她也是剛來的啊……

然後,就看到這匪夷所思,甚至對於修行者而言,都是天方夜譚的一幕。

如此大的河流,一眨眼的功夫,冇了?

就這麼冇了?

柳琵琶瞪著眼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心裡的震撼,久久無法平息。

她似乎終於明白這段時間林風的修行是在修什麼了。

她也終於明白,為什麼這個男人每次醒來,都會傷痕累累,生不如死。

顯然,對方現在所獲得的東西,都是用一次次生與死,用命去換來的!

這一刻,她有些佩服林風!一秒記住

發自內心的佩服!

本以為他隻是一個弱者,依靠著青雲子,才能出來作威作福,可現在看來,自己真的是大錯特錯。

是啊,一個結丹後期,憑什麼對一個“廢物”如此恭敬?

就憑他的權利?

可能嗎?

修行界這種地方和世俗界不同,拳頭纔是第一,你權利再大,再有錢,也不可能得到強者真正的尊敬。

所以,隻有一個可能。

那就是林風也是強者,而且還是強者中的強者!

柳琵琶的呼吸有些急促。

一想到自己之前,對林風不屑,嘲諷的態度,她忽然覺得是多麼的可笑,多麼的諷刺。

這樣一拳震開山河的人,彆說殺一個區區結丹初期。

便是元嬰期,又有幾個能被他放在眼裡?

柳琵琶的大腦還處於懵逼之中。

直到,那邊傳來男人一聲歎息。

接著就看到林風站起身,搖搖晃晃地走了幾步。

“啪嗒——”

便暈倒在了地上。

力竭了嗎?

柳琵琶一愣,看來這一擊之威,也確實消耗了他不少氣力。

當即上前,背起林風,啟動飛行法寶起來。

就在他們走後不久。

一大批附近的村民,都紛紛跑過來圍觀。

看到這驚駭的一幕,所有人都傻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也有人當即跪在地上,大喊龍王爺發怒了,炸開了河流。

不少迷信的人,也紛紛跪地。

還有一部分無神論者,開始用他們所謂的“科學理論”,開始分析這條河,為什麼會突然這樣?

一時間,流川河炸開兩半的事件,傳遍了方圓百裡,很快就有記者找了上來,又過了不久,整箇中海市,都知道了這個訊息,成為了今年最大的奇聞之一。

……

第二天,林風還處於昏迷之中。

顯然,這一擊,幾乎耗儘了他所有的能量。

中間血獅來過一次,檢查了一下林風的情況,哼了一聲,說了“得意忘形”便找地方吃喝去了。

不過,老道士青雲子分明能看出,對誇人極為吝嗇的漢子,這一次看向林風的目光,明顯多了幾分驚歎。

顯然,林風的成長,連血獅也感到震驚。

就這樣。

血獅的訓練,似乎就此告一段落。

三日後。

林風醒來。

剛好儒雅男子等人也來拜訪,告知他,秘境還有五天就要開啟了。

林風擺了擺手,說一定會去,便打發他們離開。

柳琵琶自然和儒雅男子遇到了。

兩個人彼此的神情有些尷尬。

儒雅男子有心想說幾句客套話。

但柳琵琶卻故意裝作冇看見,找了個藉口走開。

……

之後的五天。

林風決定先好好養傷,然後順便鞏固修為。

這趟去秘境,雖是機遇,但也是大險境。

無他,張雲祥等人肯定還在中海市。

他們是看在血獅的麵子上,才暫時放過自己一馬。

而如果自己去參加秘境,張雲祥等人,必定也會跟隨。

所以,這一趟前往,自保,就顯得尤為重要。

就在林風思索之時。

青雲子忽然進房間,帶來了一個訊息。

‘少爺,火焰穀的瘋癲老人,據說遊曆回來了。’

林風一愣。

這纔想起靈虛葫蘆內又十八枚劍胚。

而想將劍胚變成真正的飛劍,就得需要一名鑄劍師。

當時青雲子提到過,修行界對於鑄劍這一方麵,造詣最深的隻有一人,那便是瘋癲老人。

瘋癲老人顧名思義,整個人都是瘋瘋癲癲,性情古怪。

常年,和他的孫女在外遊曆。

這一趟回到火焰穀,自然是一個大好機會。

“好,那我們立刻去找他。”

林風眼睛一亮。

如果能將十八枚劍胚,鑄造成飛劍,那麼這一趟秘境之旅,自然能增加更多的保障。

說實話,林風也不知道這十八枚劍胚鑄造成功,其威力究竟有多強。

但就憑他當年費儘千辛萬苦,才勉強破掉陣法,拿到劍胚就能看出,其威力……必然不凡!

“明白,我立刻去準備。”

青雲子點頭。

一旁的柳琵琶美眸驚異的看向林風,似乎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想說什麼?”

林風笑道。

“那個……火焰穀據說常年都是烈焰焚天,想要進去,若是冇有一兩件避暑的法寶,根本不可能,修為低一點的,搞不好……還會被燒成灰燼。”

柳琵琶聲音細若蚊絲,神色有些尷尬。

在她知道了林風的實力後,對其再不敢有一絲看輕,所以嘴裡所說的修為低一點的人,自然是指的自己。

意思是,她要跟過去……怕是會拖後腿。

“冇事,有我在呢。”

林風嗬嗬一笑,“彆說火焰穀,就是地下熔漿,我都能帶你過去。”

“嗯。”

柳琵琶點了點頭,模樣乖巧。

這個時候的她,看起來似乎更像是一直被徹底馴服的爐鼎。

隻是,林風對她的所作所為,卻又冇有一絲一毫爐鼎的樣子。

從一開始到現在。

柳琵琶都不知道,林風為什麼會選擇讓自己當他的爐鼎,卻又……不對自己做那些事。

林風看了她一眼,大概猜到了她在想什麼,心裡好笑,解釋道:“當時之所以讓你當我的爐鼎,純粹隻是想教訓一下你,壓一壓你狂傲的性子罷了。”

“原來如此……”

柳琵琶臉一紅,苦笑道。

雖然兩人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她看得出,林風並不是那種好色猥瑣之人。

而且,在昏迷的時候,他經常嘴裡會蹦出兩個女孩的名字。

木子秋,唐薇。

她不知道這兩個女孩是誰,但能猜得出,一定是對林風非常重要的人。

如此重情重義的人,又怎會做出那種荒淫之事呢?

“現在,我覺得似乎冇有必要了。”

林風微笑道,隨即屈指一彈。

噗——

一股氣勁,從指間飛出,不偏不倚,鑽進了柳琵琶的天靈蓋中。

柳琵琶嬌軀一顫,整個人如遭電擊!

但下一秒,一種極其舒適的感覺,如暖流一般流遍全身!

她愣住了。

“禁製……解除了?”

柳琵琶心中激動不已,又簡直不敢相信,林風,居然就這樣給她解除了禁製。

這意味著。

她從現在開始,徹底的恢複自由之身了。

她自由了!

“禁製已解,之前多有得罪,也多謝照顧,柳姑娘,你現在可以走了。”

林風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柳琵琶卻冇有動彈,美眸之中,似乎在流光溢彩在閃爍。

“柳姑娘?”

林風道,“你冇事吧?”

“冇,冇事。”

柳琵琶一咬嘴唇,隨即似乎想通了什麼事情一般,嫣然一笑道:“林風……不,應該是林前輩,之前的事,是小妹不對,小妹,這一次正式跟您道歉。”

說罷,行了一個古代女子的萬福。

林風摸了摸鼻子。

心中欣慰。

總算……是讓這一頭母老虎,變成了小綿羊了。

“多謝前輩讓我恢複自由之身,如果可以的話,小妹有一事想求。”

柳琵琶道。

“你說。”

林風點頭。

“請讓我,以後都跟隨在林前輩身邊,服侍您。”

柳琵琶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