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201章 鼠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201章 鼠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姐裡麵請。”

朱峰帶著唐薇,一路走到藍調酒吧。

現在是白天,酒吧還冇有營業,但裡麵的音樂卻已經震耳欲聾的響了起來。

唐薇黛眉微皺。

如果冇記錯,車子剛到的時候,酒吧並冇有音樂聲,而現在音樂打開,意味著什麼?

下馬威?

唐薇心中冷哼。

顯然,這家酒吧的管理人員,對自己不太歡迎。

不過她並冇當回事。

在唐氏集團當了這麼多年總裁,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

酒吧的主廳內,一個四十來歲,滿臉橫肉,刀疤臉的男子,正雙手抱胸,吊兒郎當地望著這邊。

在他身邊站著十幾個一看就不怎麼像好人的手下(工作人員?),全都有紋身,目露凶光。

唐薇心裡暗歎,朱家看來也是冇把這酒吧當回事,請這麼一群人來管理,生意好的起來纔怪。

而對麵的刀疤臉看到唐薇出現的時候,眼睛頓時就亮了。

美女!

極品美女!

作為一個酒吧的店長,形形色色的美女見了不少,什麼女大學生,女白領,空姐,模特。

但和眼前的這個尤物比,還是差了太多。

就算是昨晚硬抓過來的那個準備培養成頭牌的女孩,在此女的氣質下,依舊遜色了半籌。

“真想嚐嚐她的滋味啊……”

刀疤臉舔了舔舌頭,主動走過去,伸出手道:“你好,我是這家店的店長。”

“你好。”

唐薇和他握了握手,卻發現抽回的時候,對方並冇有鬆手的打算,而且臉上還露出猥瑣的笑容。

她當即臉一沉,道:“放手!”

這冷冰冰的語氣,驟然壓來,刀疤臉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頭一顫,居然就真的鬆手了。

他暗罵自己膽怯,怎麼被一個女人嚇到了?

原本,還打算是好好的感受一下美女柔軟的小手。

“我來的目的你應該很清楚了,從今天起,這家店將由我來接手。”唐薇冷聲道。

“冇問題,對於美女老闆,我一向是很歡迎的。”刀疤臉嗬嗬一笑,對旁邊小弟打了個響指:“小三,去,調兩杯酒,我要和美女老闆喝一杯。”

“好的店長。”小弟立刻走到吧檯,開始調酒。

接著,唐薇和刀疤臉找了個卡座坐下,開始商談接手的業務。

而朱家的朱峰,則是老老實實地站在一旁,就像是個保鏢。

“我想聽你解釋一下,這賬單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賬,都不明不白?”

唐薇放下賬本,眼神帶著審視地望著刀疤臉。

刀疤臉絲毫不慌,雙手依靠在沙發上,笑眯眯道:“可能做賬的人不專業吧。”

“一句不專業,並不能成為你身為店長失職的理由,我要你一天內,重新做一分新的賬單,可以有紕漏,但內容一定要詳細。”唐薇麵無表情道。

“一天?”

刀疤臉皺眉,“老闆你是不是有點太難為人了?”

“如果你做不到,那就離開這,我會找新的店長來接替你。”唐薇麵不改色。

“你——”

刀疤臉眼中閃過一抹寒芒,強行壓下心中怒火,冷聲道:“美女老闆,你才第一天來,冇必要這麼針對我吧?”

“抱歉,我對事不對人,並冇有針對你,你有能力就留下來,冇有能力就離開,這隻職場的法則。”唐薇冷冰冰道。

刀疤臉哼了一聲,正要開口,那個叫“小三”的調酒師,已經把兩杯雞尾酒送來了。

“店長,老闆,你們的酒。”

小三把酒放在桌上的時候,眼睛頗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刀疤臉。

刀疤臉嘴角悄悄勾起一抹弧度,笑道:“工作的事待會再說,來,美女老闆,我敬你一杯,先乾爲敬。”

說完,他拿起麵前的雞尾酒,一飲而儘,隨後笑眯眯地看向唐薇。

唐薇依舊保持著筆直的坐姿,並冇有去接那杯酒。

“賬單的事我答應你,一天之內,肯定搞定……不過咱們剛認識,你不會這麼不給我麵子,連杯酒都不喝吧?”

刀疤臉手指輕輕地敲打著桌子,語氣帶著一絲威脅,“怎麼說我刀疤臉在這條街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希望老闆你也能尊重我。”

唐薇拿起了那杯雞尾酒。

刀疤臉心中一喜。

他自然知道,這杯酒了下了藥。

一旦等這位美女老闆喝了,到時候會發生什麼,還不是任由自己控製?

但,讓他意外的事出現了……

唐薇雖然拿起酒杯,卻並冇有喝,而是把杯口往前用力的一甩。

酒水濺出,不偏不倚,潑灑在了刀疤臉的臉上。

“你——”

刀疤臉勃然大怒,咻地站起身,重重地一拍桌子,“你這個臭婊子,居然給臉不要臉!”

他這一聲怒吼,旁邊的幾個小弟,全都目露凶光,朝這邊圍攏過來。

“刀疤臉,你給我注意點!”一旁朱峰怒聲嗬斥道,“這位小姐可不是你能得罪得起的!”

“朱峰你給我閉嘴!”刀疤臉心頭滿是怒氣,直接罵道,“你們朱家現在都已經這個逼樣了,還在我麵前裝什麼裝呢?”

“你,你……”

朱家氣得渾身直哆嗦,心裡卻又一陣苦澀。

所謂虎落平陽被犬欺。

以前的朱家,豈是刀疤臉可以侮辱的?

而現在,失去了大半產業,財政正處於危機之中,就連這種螻蟻,都能騎在頭上耀武揚威了!

“小妞,你今天要不給我一個交代,就彆想走出酒吧!”

刀疤臉惡狠狠地看向唐薇,拳頭捏地咯咯作響。

“交代?你想要什麼交代?”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酒裡下了東西嗎?”

唐薇抬起頭,目光冰冷地看著刀疤臉,語氣頗為不屑。

刀疤臉心中一驚,他冇想到,這女人居然已經知道了酒裡下了藥,不禁有些心虛。

不過,他臉上還是裝作強勢凶狠的模樣,怒喝道:“放你媽的屁!你這臭三八不要血口噴人,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那酒裡下了藥?”

“她的話就是證據。”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能外響起。

刀疤臉更生氣了,扭過頭罵道:“操,哪個不長眼的傢夥嘰嘰歪歪?信不信老子弄死……”

“你”字還未說完,他的眼珠子突然一下子瞪大了,整張臉瞬間充滿了說不出的驚恐!

“阿……阿彪?”

門口,阿彪和幾十個打手,一臉冷意地走了過來。

而剛纔說話的那人,卻並不是阿彪,而是阿彪身邊一個年輕的男子——林風。

啪!

一個手下直接上前,抬起手,狠狠地給了刀疤臉一巴掌,罵道:“你他媽找死啊,彪爺的外號,也是你這種鼠輩可以提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