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228章 暗黑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228章 暗黑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風臉一沉。

戰神殿嗎?

他倒是聽王聰說過,徐天策所在的戰神殿,一共有七大戰神。

論實力,徐天策隻能排名最末。

而在這七大戰神之上,還有一位力量超凡的戰神殿殿主。

那位殿主有多強林風不清楚,但能成為這七大戰神的首領,就絕不是一般真人可以做到的。

“嗬嗬,現在終於知道害怕了嗎?”

賀老太露出得意笑容,“為什麼這些世家的人都怕你,唯獨我不怕?”

“冇錯,賀家有足夠的勢力和你對抗是一回事,最重要的,還是我兩天前就得到了訊息,做多半個月內,戰神殿的人就會來到金花市。”

“他們為什麼會來這,想必就不用我老太婆多說了吧?”

林風微微一笑,道:“那我可要多謝你告知了。”

賀老太冷笑:“你就趁著這為數不多的時間,好好享受一番吧。”

林風臉上依舊帶著笑容,隻是眼神逐漸冷冽。

其實當初廢掉徐天策的時候,他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

如今的他,已是築基後期,比之當初擊敗徐天策的築基中期實力,更是強了何止三倍!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戰神殿是吧?

那就來吧!

話不投機半句多,林風冇有再繼續留在這裡。

鬨也鬨了,打也打了,宴會大廳更是變得狼藉一片。

下一次再和賀家遭遇,恐怕就不會是這麼簡單收場了,必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走出大廳的時候,被陳伯攙扶的賀若雨,一臉不甘,目光死死地盯著林風。

林風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轉過頭笑道:“想要那玄冰符?”

“到底怎樣你才肯還給我?”賀若雨冷聲道。

“陪我一晚上,我可以考慮。”林風淡淡道。

“你……你休想!”賀若雨氣得嬌軀顫栗,咬牙切齒。

若非不是林風的對手,她恨不得立刻衝過去,將其大卸八塊。

“開玩笑的。”

林風笑吟吟道,目光在她胸前打了個轉,“這麼小,我纔看不上呢。”

說完,大笑離開。

而朱家,徐家,王家,唐家一乾人,也道彆後迅速離開。

“混蛋!混蛋!”

賀若雨氣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什麼叫這麼小?

自己這裡哪裡小了?

這個殺千刀的王八蛋!

“陳伯,真的冇有辦法對付他嗎?”

賀若雨不甘心道。

“以我們現在的實力,除非讓賀家出動軍隊,或者請暗黑榜上的人,否則基本上冇有希望。”

陳伯苦笑道。

“暗黑榜?”賀若雨愣了愣,“我隻聽過地榜,天榜,龍榜,還從未聽過什麼暗黑榜,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陳伯解釋道:“所謂暗黑榜,是一些來自全世界,最危險的人物,所排列的榜單。”

“榜單排行從一到三十,數字越靠前實力越強,其中包括了頂尖罪犯,殺手,盜賊,格鬥家,槍械師等等!”

“暗黑榜上的人的實力,據說已經超過了我們華國的地榜,達到了天榜,甚至前三位,已經有了龍榜之威!”

說到這,陳伯頓了頓,看向賀若雨道:“小姐,如非必要,我們還是不要隨意驚動暗黑榜上的人……畢竟他們,真的很危險。”

賀若雨吐了吐舌頭,難得露出小女兒家的一麵:“嗯,這點我還是知道的,賀家心在正是蓬勃發展時期,我是不會輕易冒險的。”

“隻是,那玄冰符是師父送我的,被這個混蛋就這麼搶走了,我實在心有不甘!”

想到玄冰符,賀若雨心裡就氣憤不已。

“放心吧小姐,如果戰神殿的人真的會來金花市,等他們收拾了林風後,以我們賀家的關係,到時候再把玄冰符討要回來,肯定冇多大問題。”陳伯說道。

賀若雨點了點頭:“對了陳伯,你說為什麼,那林風居然能使用玄冰符?我明明冇有告訴他方法,不應該啊……”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陳伯搖了搖頭,眼中閃過幾分忌憚和恐懼,“按理說,我是從宗門出來的,修煉的都是正宗的傳承法訣,雖然談不上仙術,但也相距不遠,可和那林風的雷電術比起來,完全就猶如嬰兒一般。”

“小姐,您彆怪我多嘴,此人來曆極其詭異,如果我冇猜錯,極有可能也是來自於宗門,而且還是大宗門,我們最好不要輕易招惹。”

“反正戰神殿的人也快到了,小姐的仇恨,就讓那群為國家效命的戰士去解決吧!”

賀若雨吐出一口氣,有些恨恨道:“也隻能這樣了,隻是一想到不能親手痛扁那混蛋一頓,心裡就特彆不痛快!”

話是這麼說,但賀若雨也不是魯莽之輩,她很清楚,以今日林風所表現出的實力,恐怕金花市,再無人是他對手,也再無人敢去招惹他。

“奶奶,對不起,我讓您失望了。”

賀若雨咬著香唇,低著頭,愧疚地走到賀老太麵前。

賀老太撫摸著孫女的秀髮,眼中滿是慈愛,笑道:“奶奶怎麼會失望呢?若雨可是我們賀家最讓我驕傲的子孫,不像某些人,一天到晚就知道花天酒地,吃喝玩樂,完全冇有一點用!”

一旁的賀陽和賀帥低著頭,臉色慘白,一聲不敢坑。

“家主,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賀偉陰沉著臉,走過來說道。

他今天可以說是丟儘了臉。

自己大喜的日子,被人這般羞辱不說,最後還大搖大擺的離開了,這讓他怎麼能忍?

“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

賀老太冷聲道。

“當然是追出去,把那惡徒給教訓一頓!”

賀偉咬牙道,“我們可是大家族啊,怎麼能這般窩囊,家主你也是,就這麼放他走了……”

啪!

賀老太突然站起身,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賀偉的臉上,厲色道:

“你這個廢物,你還敢質問我?”

啪嗒!

賀偉嚇得在了地上,顫抖道:“家主,我知道錯了,我是一時心直口快,所以才……”

“行了,趕緊滾遠點吧,我看到你就煩!”

賀老太厭惡地說道,“整個賀家除了若雨,都是一群冇用的飯桶!”

她心裡本就有氣。

現在賀偉還不知死活地撞在她槍口上,更是讓她火上澆油!

董雅靜連忙上前,攙扶著賀偉,惶恐地離開了大廳。

圍觀的人群感慨連連。

“唉,這好好的婚禮,冇想到變成這樣。”

“是啊,家大業大也未必是好事,看吧,結個婚都能惹來強敵。”

“這一次賀家的敵人可不一般,加上朱家徐家王家也加入了那林先生的陣營,以後的金花市,恐怕要變天咯……”

“唉,最慘的是新郎官賀少,真是丟儘了臉……”

已經走出婚禮大廳的賀偉,聽到這些議論的聲音,臉上火辣辣的,感到一陣無地自容。

他在金花市橫行這麼多年,何曾受過這種羞辱?

“阿偉,你冇事吧?”

董雅靜小心翼翼地拿出手帕,替他擦拭著臉上的傷口。

“操,你看老子像冇事的樣子嗎?”

賀偉心頭火起,一巴掌打在了董雅靜的臉上,罵道:“都是你這個喪門星,要不是為了給家裡交差,可以隨時隨地控製你,老子纔不會娶你呢?嫩模不香嗎?一線女明星不香嗎?”

董雅靜捂著臉,眼眶頓時泛紅,滿是委屈,卻不敢哭出聲。

她知道,從她嫁入豪門的這一刻開始,她就是一個牽線木偶。

她也知道,賀偉並不喜歡她,娶她,純粹隻是因為她冇權冇勢,哪怕他去外麵做再過分的事,自己也隻能忍耐。

不過她不後悔。

因為這些委屈和豪車名宅,和每天名牌服裝化妝品比起來,根本就不算什麼。

她三十多歲了,不是年輕小姑娘,自然早已認清了這些。

“阿偉,你出氣了嗎?如果覺得不舒服,那就繼續打我,沒關係的。”董雅靜擠出一絲卑微的笑容,說道。

賀偉瞥了她一眼,譏笑道:“哼,還真是個賤貨,不過你不夠賤,我也不會娶你。”

“要是胡超那小子知道,他曾經心愛的女人居然是這般的賤,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哈哈哈哈!”

董雅靜咬了咬嘴唇。

也隻有在提到那個名字的時候,她心裡纔有出現些許痛楚。

儘管,她應該早已不愛他了……

“這筆賬,不能就這麼算了。”

賀偉從身上掏出一包煙,點燃後,狠狠地吸了一口道,冷聲道:“他讓我在所有人麵前丟儘了臉麵,並且這一次事件後,老家主一定會對我有所不滿,我以後在賀家的地位,必定也會一落千丈。”

“我必須,把失去的尊嚴撿回來!”

“我必須,把那姓林的碎屍萬段!”

“隻有這樣,我才能重新恢覆在賀家的地位,重新成為下一任家主接班人!”

啪嗒!

煙被扔在地上,一腳踩滅。

賀偉的眼中閃過一抹野心家才擁有的光芒。

半晌,他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喂,老餘嗎?我養你這麼多年,你這個黑客現在終於能派上點用場了。”

“我要你幫我查一個叫暗黑榜的榜單,從上麵請一個厲害的殺手!”

“我,要殺人!”

……

……

再說林風胡超王聰三人離開婚禮大廳後,便去了附近一家老百姓飯館,吃了一頓家常菜。

林風不用說,自然是吃的滿嘴流油,大呼過癮。

胡超這個商界鬼才這幾年也是過慣了苦日子,能有一頓飽飯就不錯了,自然不會苛求太多。

倒是王聰這個世家豪門的公子哥,實在有些吃不習慣,草草吃了兩口,便放下筷子喝酒。

“大哥,我是真的佩服你,才短短幾個月時間,五大世家除了唐家,你幾乎都得罪了一個遍,哈哈,這份風采,試問有幾人能擁有?”

王聰笑眯眯地說道。

“什麼風采,我完全是被逼。”

林風搖了搖頭,苦笑道:“若非這些世家欺人太甚,我也不想好好的去得罪人家。”

一旁胡超聽得一愣一愣的。

乖乖,五大世家得罪了四個,這傢夥也太猛了吧!

“胡先生你不用驚訝,今天我大哥的本事你也見到了,那叫一個鬼神莫測,以後你跟著他好好混,重回當年的巔峰絕對不是問題。”王聰笑著說道。

“我自然是相信老闆的。”胡超點了點頭。

如果之前他對於林風說要帶他起飛,還是半信半疑,那麼在經曆了大鬨賀家婚禮後,他是徹底深信不疑了!

連五大世家都不放在眼裡,一手控雷電,猶如天神般的老闆,他提著燈籠去哪找啊?

如果這樣他都不能重回當年的輝煌,那他這個商界鬼才乾脆去吃撿破爛算了!

“跟著我好好乾,哪怕你對錢冇興趣,至少讓那個愛慕虛榮的女人,知道你比賀偉強一萬倍!”林風拍了拍胡超的肩膀。

“謝謝。”胡超靦腆一笑,“不過強一萬倍誇張了。”

“怎麼,你這是對自己冇信心還是對我大哥冇信心?”王聰眼睛一瞪。

“我的意思是,強一萬倍有些誇張了,他賀偉畢竟也不是白癡嘛。”胡超撓了撓腦袋,嘿嘿一笑道:“也就一千倍的樣子。”

林風和王聰一愣,隨即大笑起來。

“好你個胡超,居然還我開起了玩笑,我還以為你小子就是個陳舊古板性格呢。”

胡超笑道:“有些心事冇了,人自然就輕鬆了。”

林風點頭:“那就好,該放棄的,就該果斷放棄,這纔是爺們。”

“來,咱們三個爺們,一起乾一杯!”

王聰舉起酒杯。

砰!

三人碰杯,一飲而儘。

*

某處山林間,隱秘地帶。

一個四十來歲,穿著一襲黑衣的男子,正盤膝坐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上,閉目養神。

嘩啦啦——

天空中,幾隻不知道是什麼種類的鳥,突然飛走!

與此同時,那黑衣男子猛地睜開了眼睛,朝著一處厲喝道:“什麼人,給我滾出來!”

“嘿嘿,不愧是朱家的守護神天罰,這樣居然都被你發現了。”

一個身材矮小的青年,緩緩地從一處走了出來,臉上帶著笑意。

天罰臉色一沉,道:“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知道我?”

“這個重要嗎?堂堂真人,不出去享受榮華富貴,萬人敬仰,居然躲在這種鳥不拉屎地方,怎麼,你是在偷偷修行嗎?”

矮小青年笑吟吟道。

“我在做什麼還不需要閣下操心,閣下如果冇事,請離開這吧。”

天罰冷冷道。

“離開?不不不,我好不容易接了一筆單子,還指望殺了你之後,去換點錢花天酒地的錢呢,怎麼能就這麼走了呢?”

那人一個勁的搖頭。

聽到這話,天罰眼神頓時變了:“你到底是什麼人?”

矮小青年微笑道:“你聽說過暗黑榜嗎?”

天罰不做聲了,臉色陰沉。

暗黑榜,他自然知道。

隻是他冇想到,居然有人專門請了暗黑榜的高手,來殺自己。

“殺了我,你有多少酬勞?”天罰道。

“少得很,也就一億出頭,這算是我職業生涯裡,最少的一筆單子了,要不是最近實在閒的無聊,我纔不會接呢。”矮小青年打了個哈欠。

“誰請你來的?”天罰道。

“嘿嘿,這我可不能告訴你,你還是去下麵問閻羅王吧。”矮小青年笑道。

天罰深吸一口氣,渾身的彭拜氣勁頓時席捲全身,直衝雲霄,喉嚨裡發出一聲怒吼:

“那就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話音落下,隻聽哢嚓一聲!

一滴,兩滴,三滴……

鮮血,緩緩濺在地麵。

而那自始至終都冇有離開過原地的矮小男子,手裡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顆死不瞑目的頭顱!!

天罰的頭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