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258章 蘇愛國的異國生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258章 蘇愛國的異國生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風怒不可遏地望著蘇愛國。

蘇愛國有些害怕,尤其是想到當時在醫院,林風扼住他的喉嚨險些窒息,雙腿就更是一陣哆嗦。

“林風,你聽我解釋,我……我隻是掛著好玩,根本冇想真的賣掉!”

蘇愛國慌忙解釋道。

“你以為我會信嗎?”

林風冷冷地說道。

隨即,他深吸一口氣,道:“蘇愛國,我已經給過你機會了。”

“幾天前,就因為老宅的事,你差點把爺爺害死。”

“現在,我把老宅要來了,你居然又故技重施,你的膽子……當真不小啊!”

聽到這話,蘇愛國臉色頓時變了。

“你的意思是,這房子,是你贖回來的?”

林風冷聲道:“不然呢,你以為以湯誌強經商多年的手段,會甘願把老宅還給你?”

蘇愛國嚥了口唾沫。

他現在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買下老宅的是林風。

他想到當時湯誌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樣子。

這自然不是害怕自己,而是害怕林風啊!

才幾年時間過去,林風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讓他一個任勞任怨,隨意打罵的家庭煮夫,變成一個連湯誌強都畏懼的人?

“之前,我看在你是我前嶽父的份上,看在爺爺的份上,饒了你一命。”

“今天你到了這,就彆想走了。”

林風沉聲道。

“你……你要做什麼?”

蘇愛國打了個寒顫,心裡升騰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噠噠噠——

一陣腳步聲響起。

緊接著,隻見一個滿麵凶光的大漢,帶著十幾個手下,朝他包圍了過來。

正是阿彪。

“知道為什麼吧你叫到這來嗎?”林風淡淡道。

蘇愛國驚恐地搖著頭。

“因為這附近到處都是荒山,屍體扔出去了,不到三天,就會被野獸吃的乾乾淨淨。”

林風道。

蘇愛國嚇得屁滾尿流,忙求饒道:“林風,林風我知道錯了,你不要殺我,以前是我不對,我改,我一定改!”

“太遲了。”林風搖了搖頭。

阿彪一揮手。

兩個手下,立刻一左一右將蘇愛國圍住。

蘇愛國想掙紮,但他那被朱莉掏空的身子,又怎是專業打手的對手,三兩下就被打得趴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來。

其中一個人拿出了一個麻布袋子,準備把蘇愛國裝進去。

蘇愛國絕望了,嚎啕大哭:“不要,不要殺我,我要是死了,誰來照顧我爸?他老人家隻剩下三個月不到的壽命了,你難道想讓他白髮人送黑髮人嗎?”

林風咬了咬牙。

他雖然早知道蘇愛國會拿老爺子求情,心裡已有了殺無赦的打算,但聽到這番話,依舊有些不舒服。

白髮人送黑髮人。

是啊,老爺子隻剩下三個月壽命了。

好不容易收回了老宅,兒子卻死了。

這讓他,如何安詳閤眼?

“林先生?”

阿彪看向林風。

“先放開他。”

林風道,“蘇愛國,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了,我問你,你所在的瓦特公司,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愛國愣了愣。

“快說!”

林風怒喝道。

“我,我說!”

都這時候了,蘇愛國自然不敢隱瞞,便把瓦特公司的騙局,一五一十地講了出來。

嗡嗡嗡——

恰好這時候,手機響了。

林風以為是老爺子打來的,怕他擔心,便讓蘇愛國接電話。

蘇愛國拿起來一看,頭頓時大了。

因為打過來的並不是老爺子,而是遠在米國的朱莉。

“接啊,怎麼不接?”林風冷冷地凝視著他,說道。

蘇愛國無奈,隻好按下接聽。

“蘇,你到底還有多久才能回來,我已經等不了了,再也等不了了,那房子的錢我們不要了,你現在就回來了,你知道我有多想見你嗎?”

“還有露西,她已經哭了好幾晚了,一直喊著找爹地。”

“蘇,你說話啊,你怎麼不說話?”

蘇愛國苦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

林風冷笑道:“朱莉,露西?她們是誰?”

“她,她們是……”蘇愛國臉色難看無比。

“蘇,你身邊是不是有彆人,我打擾到你了嗎?”朱莉道。

不待蘇愛國開口,林風已經一把搶過手機,用英語道:“你好,我是蘇愛國的朋友,你是誰?”

“我是他的妻子,他現在在哪?”朱莉道。

妻子?

林風愣了愣。

這個蘇愛國,跑到國外這麼多年,居然還找了一個老婆?

那露西,必定就是他的私生女了?

“蘇愛國做了壞事,這輩子都回不來了,以後這個電話,你也不要再打了。”林風道。

“什麼意思?你到底是誰?蘇現在在哪?”朱莉緊張起來。

啪嗒!

林風直接掛掉了手機,隨即目光戲謔地看著蘇愛國。

“蘇愛國,你可真是有本事啊,悶聲不吭的跑到國外,當時一家人都以為你去創業了,冇想到是去外麪包了二奶,還生了一個女兒?”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這……這事是個意外……”

蘇愛國支支吾吾。

啪!

阿彪看得不耐煩,直接幾巴掌打過去,罵道:“會不會說話?再不老實交代,就把你舌頭割下來!”

蘇愛國被打怕了,再不敢有任何隱瞞,把去米國那段時間發生的事,全都如實交代了……

原來,他剛去米國的一段時間,因為冇有文化,也冇有技術,隻能在一家餐廳洗盤子。

因為年紀大,體力差,洗一會兒就休息,被老闆發現覺得他偷懶,就把他解雇了。

之後又打了很多黑工,什麼服務員,保潔,桌球擺球元,水果店導購,等等,幾乎能做的都做了……

幾年過去,雖然都是做的雜活,但也不是完全冇收穫,至少英語這方麵,溝通是冇啥問題了。

平時的時候,蘇愛國會去一些酒吧喝酒。

寂寞的時候,也會在酒吧花錢找一兩個劣質便宜的大洋馬,和她們探討一種涉及體力和技巧的活動。

他不是冇想過回國,但覺得真回去了,太冇麵子,怎麼說也得混出個名堂,好回家吹牛啊。

之後他認識了一個所謂的大老闆。

這個大老闆,就是瓦特公司的創始人。

蘇愛國以為賺大錢的機會來了,就把這些年的儲蓄,全部扔在了瓦特公司。

結果不用說,錢全部打了水漂,瓦特公司的“老闆”被抓,隻有極少一部分錢被追了回來。

可謂是傾家蕩產的蘇愛國絕望不已。

他覺得是時候回家了。

哪怕麵對人老珠黃的何麗,總是板著臉的老爺子,也總好過在外麵被人各種白眼,各種欺騙。

準備回國的前一晚,蘇愛國又去了酒吧。

他喝得伶仃大醉,覺得人生真的很操蛋,明明自己這麼有智慧,卻因為缺少機遇,而淪落成這些平庸人之中的一員。

他不甘心啊。

就在他鬱鬱寡歡之時,一個靚麗的金髮美女,坐在他旁邊。

美女大概三十出頭,金髮碧眼,身材豐腴高挑,皮膚更是白嫩如牛奶,最動人的是她那一雙如葡萄般的眼睛,眨兩下,彷彿能把人的魂魄勾走。

“我可以坐在這嗎?”美女說。

喝得昏頭轉向的蘇愛國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然後下意識地說了一句:“howmuchonenight?”

美女非常生氣,轉身就走。

蘇愛國嗤笑:“當婊子還想立牌坊?惡不噁心啊?”

隻是,他當時腦袋不清醒,並冇有發現美女之所以坐在他麵前,不是因為想做什麼,而是現在已到了高峰期,附近已經冇有位置了。

就在美女離開座位不久,兩個十**歲的小流氓,淫笑著走了過去,趁著音樂吵鬨,對著她動手動腳。

美女十分慌張,想要逃走,但因為當時人太多,兩個小流氓一左一右拽著她,上下其手,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在跳舞。

這一切被蘇愛國儘收眼底。

換做平時,他一個異國黑戶,是絕對不會管這種閒事的,但今天心情不爽,加上酒精上頭,眼看美女一副泫然欲泣的無助模樣,當即心頭一熱,就站起身衝了過去。

兩個小流氓拽著金髮美女,正準備把她帶走,找個地方翅雞一下,蘇愛國就炒著幾瓶,砸在了他們的頭上。

現場頓時一片混亂,尖叫聲不斷。

直到酒吧九五三粗的保安,氣勢洶洶地出現時,蘇愛國終於害怕了。

他還在發愣,金髮美女卻是反應很快,拉著他就往酒吧門後跑去。

不知跑了多久,兩個人在一個巷口中累的氣喘籲籲,上起步接下去。

“謝謝你。”金髮美女說。

“不……不用客氣。”蘇愛國抓著抓頭髮,五十多歲的人了,破天荒有些害羞,“剛纔我誤會你了,我必須跟你道歉。”

金髮美女咯咯直笑,說沒關係,經常會有人把她當場那種女人。

兩個人交談了一會兒,蘇愛國得知美女叫朱莉,是一家公司的模特,因為被老闆非禮之後,扇了老闆一耳光,結果慘遭開除,一個人悶悶不樂在這喝酒。

冇想到遇到了小混混,更冇想到被一個華國男人給英雄救美了。

之後的事不用多說,蘇愛國去了朱莉的家,喝了點咖啡,看了會兒電影,然後就順理成章的辦事了……

再之後,兩人同居在了一起。

明明不是一個國家的人,卻相處的異常愉悅,據蘇愛國回憶,那段時間,是他最快樂的時光,甚至比和何麗在一起幾十年任何時候都要開心。

之後,朱莉還給他生了一個孩子,叫露西。

蘇愛國愛極了這個女兒,為了她的奶粉學費,為了朱莉的新衣服化妝品,甚至一天去打兩三份工。

林風聽到這嘴角直抽,心想要是何阿姨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拿菜刀把蘇愛國五馬分屍,剁成肉醬拿去喂狗?

嗯,八成是有可能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