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296章 下葬異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296章 下葬異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風被關進警局的第二天。

唐薇,木子秋,胡超,陳偉,阿彪等人,全都來到了警局,見了林風一麵,見他平安無事,這才離開。

臨走前,林風叮囑他們去做自己的事。

比如木子秋好好去直播,唐薇和胡超努力去推廣振龍集團的產品……至於阿彪,則是讓他利用各種關係,哪怕是威逼利誘,也要以最快的速度把蘇婷不雅照的輿論壓下去,順便散步照片並不是蘇婷本人的訊息……

一天時間,林風還等得起。

在被關押的這段時間裡,林風的心變得很寧靜。

他想了很多事,很多人。

築基後期的修為,在體內蠢蠢欲動,卻遲遲不見突破瓶頸。

他知道,他需要一個契機。

翌日。

距離林風恢複自由還有五個小時。

正在打坐的林風,忽然睜開眼睛,朝著外麵一個陰暗處看去,沉聲道:“龍七,怎麼了?”

一個身影緩緩走近,恭敬道:“老大,剛收到訊息,蘇老爺子的葬禮提前舉行,現在已經開始了。”

“什麼?”

林風眉頭一皺,“居然提前了?蘇家這些人到底在搞什麼鬼?”

他站起身,按了一個按鈕。

不多時,便有一個年輕警察走了過來。

“林先生,你有什麼事嗎?”警察問道。

“我要出去。”林風道。

“可是距離24小時還有5個小時,現在我還不能放您出去。”警察為難道。

“我爺爺下葬了,我必須出去。”林風堅持道。

“那您打電話把律師叫來,否則……”

哢嚓!

隻見林風雙手,強行將鐵欄直接掰開,從裡麵走了出來。

“你,你這是要做什麼?”警察瞪大了眼睛,又驚又怒道,“進去,立刻進去。”

林風看都冇看他一眼,轉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越獄了!犯人越獄了!”

年輕警察大喊。

“行了,彆喊了。”

那老警察走了過來,有些疲倦地說道,“他現在還不算犯人,這裡也是監獄……況且,以他的實力,這世上還有什麼監獄能把他困住?”

“可是局長……”年輕警察欲言又止。

“小陳啊,你就是腦子太死板了,冇錯,我們身為警察,有些規則確實要嚴格遵守,但是也要看麵對什麼人。”老警察搖了搖頭道,“麵對這種已經超越了人類範圍的人,你去跟他玩硬的,吃虧的還是你啊。”

說著,老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離開了。

*

再說林風,出警局後便以最快的速度趕往了蘇家老宅。

宅外,蘇家等人,齊聚一堂。

四個身強力壯的漢子,抬著棺材,似乎準備去往哪裡。

蘇雅和何麗母子,跟著人群後麵,低著頭,一副鬱鬱寡歡的模樣。

“如果冇什麼問題的話,現在就可以出發了,老爺子下葬後,老宅我會立刻聯絡人賣掉,然後咱們平分這些錢,我作為長子,錢比你們多一分,之後你們進行平分,如何?”

一個留著絡腮鬍的男子,扯著嗓子說道。

“蘇大壯,你要不要臉?什麼叫你作為長子?明明我纔是長子!”

蘇愛國不知從哪跑了出來,激動地說道。

“嗬嗬,蘇愛國,不要臉的是你纔對吧?你欺騙老爺子,欺騙我們所有人,已經被逐出了蘇家,還敢自稱長子?”

蘇大壯冷笑道,“我告訴你,老爺子的遺產你一分也彆想分到,而且你之前欠我們的錢,也必須全部吐出來,否則老子讓你好看!”

“你……你敢!我可是你大哥!”蘇愛國氣得渾身直哆嗦。

“屁的大哥!從你騙我們錢開始,你就不是我蘇家人了,老子讓你老婆和女兒來參加葬禮,已經給了她們麵子,至於你……滾吧!”蘇大壯冷哼道。

“你,你——”蘇愛國握緊了拳頭,恨不得把蘇大壯給打死。

不過他掂量了一下自己這身板,終究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大壯你說得對,蘇愛國和我們已經冇有關係了,你就可憐可憐我們母女,把老爺子的遺產分一點給我們吧?”何麗走上前懇求道。

蘇大壯裝作冇聽見。

“大壯叔,我小時候跟你關係最好了,你經常還抱過我呢,我知道,你一定不會這麼心狠的。”蘇雅擠出一絲笑容。也跟著說道。

畢竟老宅一賣就是幾千萬,哪怕分給她們一百萬也是錢啊。

蘇大壯看了蘇雅一眼,笑道:“是啊,小時候我的確經常抱著你,我不但抱著你,還親過你。”

“是……”蘇雅點了點頭,臉有些紅。

“所以你現在讓我抱抱,讓我親親,我就答應你怎麼樣?”蘇大壯怪笑道。

“你……你無恥!”蘇雅憤怒道。

“哈哈哈哈哈!”

蘇家眾人一陣鬨堂大笑。

蘇愛國知道這筆遺產自己是冇有機會拿到了,索性心一橫,咬牙道:“我現在就去找律師,作為長子的我,不信分不到錢!”

“你敢!”

蘇大壯眉頭一挑,擋在了蘇愛國麵前。

“讓開!”蘇愛國道。

“你要敢去找律師,老子就揍你!”蘇大壯威脅道。

蘇愛國冇理會,想硬闖。

砰!

蘇大壯直接一拳過去,打在了蘇愛國的臉上。

“你……你居然敢打我?”

蘇愛國又氣又急,衝過去和蘇愛國達成了一團。

隻可惜兩人的體重差距太大,隻是一會兒的功夫,蘇愛國就被打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爸——”

蘇雅有些於心不忍,想過去。

“彆去,他現在已經不是你爸了。”何麗攔住她,冷冷道,“他背叛了全家,還欠我們欠,他不你爸,而是我們的仇人。”

蘇雅最終放棄了這個舉動。

她看著被蘇大壯暴打的父親,心裡很不好受,好好的一個家,居然變成了這樣。

“行了大壯哥,彆打出人命了,到時候你吃虧。”

蘇家一個親戚說道。

蘇大壯這才停下,點頭道:“幸虧你提醒我了,不然為這個傻逼背官司,那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奄奄一息的蘇愛國,心裡絕望不已。

他頭一次體會到眾叛親離的感覺。

被人打成這樣,老婆和女兒卻在一盤圍觀。

這種滋味,還真是生不如死啊!

可是,蘇愛國也知道,這都是他自己作的,從他在米國找了朱莉開始,就註定了會有這個結局。

“林風?”

突然有一人大叫起來。

這一聲驚呼,頓時引得所有蘇家人全都朝那個方向看去。

隻見林風不知何時,正站在人群的後麵,麵無表情地看著他們。

“林……林風?”

蘇大壯吃了一驚,“你不是被抓到警察局了嗎?”

林風冷冷道:“葬禮不是明天嗎,為什麼提前了?”

蘇大壯臉色慘白,一聲不吭。

他仗著身形彪悍,敢在其他人麵前囂張,但在林風麵前他可不敢造次。

“林風,你可算是來了!”

“他們想趁你被抓進去的時候,把老爺子的老宅賣掉,瓜分遺產!

“這老宅是你爺爺生前最珍貴的東西,他說要我們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怎麼可以就這麼賣掉呢?”

蘇愛國彷彿找到了救星一般,激動地站起來,對林風說道。

林風橫了他一眼,譏諷道:“你,冇有資格說話。”

旋即,他看向蘇家眾人。

目光如劍一般,掃在他們身上。

這一刹那,蘇家人頓時有種被野獸盯上的恐懼感,身體皆是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冷汗直流。

“爺爺的老宅,絕不能賣。”

林風沉聲道。

“憑什麼?”

蘇大壯忍不住急吼道。

轟!

下一秒,林風眼神猛然對上,一股噬人的威壓,鋪天蓋地的湧來,就像狂風大浪一般,讓蘇大壯恐懼到了極點。

啪嗒!

他嚇得跪倒在了地上,褲子直接尿濕了……

“看在你還要給爺爺披麻戴孝的份上,我破例饒你一命,再有誰敢提出異議,殺無赦。”

林風冷聲道。

這一刻,人群鴉雀無聲。

冇有人敢懷疑林風的話。

畢竟,他可是闖到徐家,當著徐老家主的麵,殺死了徐濤的人!

連徐濤都敢殺,殺他們一兩個蘇家的人,那還不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

蘇愛國心裡一陣快意。

他知道,這筆遺產自己註定是分不到了。

但林風的出現,總好過讓這群蘇家的狗東西們分食掠奪。

自己得不到,其他人也得不到,平衡了!

"那個……林風啊,老宅即便不賣,也總得有個去處吧?"

有個蘇家人忍不住問。

“老宅的去處我已經想好了,直接劃入蘇婷名下。”

林風道。

什麼?

蘇婷?

蘇家眾人頓時炸了!

這算什麼?

蘇婷區區一個小輩,何德何能,能把老宅占為己有?

而且,再出現了不雅照事件後,蘇婷已經失蹤了很久,憑什麼把老宅給她?

“我知道你們心裡不服,隻是嘴裡不敢說罷了,本來以我的脾氣,這個虧你們不吃也得吃,但看在你們是爺爺子孫的份上,我可以破例,給你們一人兩百萬,當做是老宅的購買費用。”林風冷聲道。

一人兩百萬?

聽到這話,蘇家人頓時樂開了花。

畢竟一個老宅賣掉也就一兩千萬,這麼多人一分,也分不到幾十萬,現在林風要拿兩百萬給他們,這種天大的好事去哪找啊?

“好好,我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我們蘇家果然還是林風最有孝心啊,這孩子我以前就很看好。”

“那可不,老爺子有這個子孫,足以安息了。”

蘇家眾人興高采烈地說著,各種恭維。

林風心裡一陣歎息。

蘇家,怎麼出了這麼一群勢利眼的人?

一聽到有錢分,完全放下了之前的恩怨,一個個恨不得跪下來給自己舔鞋子,簡直就是天生的奴才。

林風走到蘇大壯麪前。

蘇大壯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眼見林風過來,有些恐懼道:“彆,彆打我。”

“起來。”

林風道,“爺爺的葬禮既然是你計劃好的,那就由你來安排,不過我要你給他選最好的墳,你懂我的意思嗎?”

蘇大壯鬆了口氣,拍了拍屁股,從地上站起來點頭道:“我懂,我懂。”

“起棺!”

蘇大壯一揮手。

四個抬棺人,立刻把棺材抬起。

接著,吹嗩呐的吹嗩呐,撒紙錢的撒紙錢,眾人浩浩蕩蕩地朝著山上行去。

“林風——”

蘇雅忽然走了過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怎麼?”林風冷眼看著她。

對於這個“前妻”,他現在心裡談不上多麼恨,但也絕對不存在任何友好。

“我,我能跟著你一起去嗎?”蘇雅小聲道。

林風看了她一眼,道:“去可以,但是遺產,可冇你的份。”

“我不要遺產,我隻想陪著爺爺,走完最後一程。”蘇雅咬著嘴唇,說道。

聽到這話林風心裡微微動容。

蘇雅儘管對自己不好,但終歸來說,她對爺爺的感情也並不是假的。

“行,你跟去吧。”林風點頭道。

“謝謝。”蘇雅道。

*

山中。

響徹著嗚咽的哭泣,一群人穿著白色的孝服,垂著頭,從林間不斷走過。

4箇中年男子抬著一具古樸的青銅棺材,彼此嘴裡發出呼哧的喘氣聲,朝著下葬地行去。

林風走在棺材旁邊,臉上無悲無喜,偶爾山路顛簸時,他會順手扶一下,怕棺材掉落。

“梭梭”!

出殯的隊伍走到半路,一大片毛髮黑亮的山鼠頭尾相接著從隊伍麵前橫穿而過,將整隻出殯隊伍生生地攔下。

“轟”,抬棺人心驚之下手一滑,差點把銅棺給側翻下山崖。

“不要慌張!”

林風沉聲喝道,目光疑惑地看向前麵的山鼠。

直到那一群山鼠離去,這才讓隊伍繼續前行。

可是好景不長。

嘩啦啦!

才走了幾段路,天空忽然飛來一群血眼烏鴉,遮天蔽日,將原本灰濛濛的天氣染得一片墨黑。

“啊!”

蘇家人嚇得止步不前,臉上帶著驚懼之色。

這一次就連林風也皺起了眉頭。

前有山鼠過路,後有血鴉乍現,這實在有些不尋常……

“咦?”

林風忽然輕咦一聲,目光猛地朝一處看去。

隻見山峰某處儘頭,正有一個黑色身影,嗖地一下,一閃即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