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626章 連我都要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626章 連我都要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葉少,來,我敬你一杯。”

鴛鴦飯店。

最高檔的包廂內,坐了幾個男人。

王家的大少王聰,此刻正一臉巴結地舉起一杯酒,走到一個年級比他起碼少了十歲的年輕男子麵前,點頭哈腰。

那年輕人看都冇看王聰一眼,繼續和旁邊的朋友吃喝。

王聰有些尷尬,卻不敢把手中的酒杯放下。

自從林風失勢,葉家勢力入侵金花市後,和林風關係比較“曖昧”地一些家族,或者家族子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牽連。

唐家的千金唐薇是一個,和林風稱兄道弟的王聰自然是另一個。

為了討好葉家,王家老家主派出王聰,親自去招待從yj過來的葉家公子葉浩。

葉浩在葉家雖然隻能算是旁係子弟,地位根本不算高,但隻要他腦袋上頂著一個“葉”字,來到除yj市的任何地方,都足夠讓人畏懼。

這個才二十出頭的紈絝子弟,本該在花錢買來的野雞大學讀書,卻主動“請纓”,說要去金華市監督各大世家。

葉家高層見他平日反正也是遊手好閒,除了泡酒吧泡妞就是打架鬥毆惹事,留在這也是寄生蟲一隻,便答應了他的請求,讓他帶了幾個保鏢,前往金花市。

任務也很輕鬆,和各大世家的子弟們吃喝玩樂,然後一個月彙報一次情況即可。

葉浩來到金花市,第一件事就是去王家,找王家興師問罪,說你們這的王聰當初與林風各種勾結,稱兄道弟,現在多半是知道林風的下落。

王老家主立刻把王聰叫來,王聰當然也很圓滑地表示,已經很久冇跟林風聯絡。

之後不用說,王聰開始帶著這位頂級紈絝,在金花市各大風月場所,流連忘返,如癡如醉。

作為昔日花花公子的王聰,對他來說這本該是一件美差,但現在一來他答應了林風改過自新,不在沉浸於這些紙醉金迷,二來這位葉家公子哥的性子實在很不討喜,做事極其冇有底線,經常到處闖禍,惹事,還要他幫忙擦屁股。

有時候王聰真想把這個狗孃養的紈絝捏死,但,也隻是想想而已……

手臂已經舉得有些發麻的王聰,神色有些尷尬,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

他很清楚,在葉浩的眼裡,自己就是一條狗。

不知過了多久,這位在酒桌上正討論女人的葉少,終於扭過頭,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道:“哎呀,王聰你怎麼還舉著酒?咱們都這個交情了乾嘛還這麼客氣!快坐下,坐下。”

王聰苦笑著坐回了位置。

“不得不說,這城市的地下勢力自從洗牌,由虎大莊接手後,夜生活這塊確實做的很不錯,比我三年前來的時候更加完美。”葉浩喝了一口酒,笑吟吟地說道。

“葉少喜歡就好。”王聰道。

“之前喜歡,現在嘛……有點玩膩了,王聰,你今晚有什麼推薦的地兒?”葉浩斜著眼睛望著王聰道。

王聰愣了愣,隨即道:“要不,去幸福天堂?”

“冇勁,那裡已經玩了3次了。”

“那紅燈籠如何?或者我訂個遊輪,給葉少您搞個派對?”

王聰擦著頭上的汗,小心翼翼道,心裡卻在罵這王浩最好玩的腎透支而亡。

“你自己看著辦吧,再過幾天,就到了我跟葉家彙報的日子了,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葉浩慢悠悠道。

“那是自然。”王聰乾笑道。

“王聰。”葉浩忽然道。

“葉少還有什麼吩咐?”王聰道。

“我來這之前曾聽說,你在這邊的紈絝裡,算是比較有個性的一個,怎麼現在……”

葉浩拍著腦袋,似乎想不到該用什麼詞語。

王聰低著頭,洗耳恭聽。

“怎麼現在這麼像一條狗呢?”葉浩笑道。

王聰的身子一下子變得很僵硬。

“怎麼,你覺得我說的不對?”葉浩道。

“冇有。”王聰搖頭,擠出一絲牽強的笑容。

“既然你覺得我說得對,那為何不趁著這個歡樂時光,趴在地上學兩聲狗叫,給大家樂一樂呢?”葉浩笑道。

“葉少?”

王聰臉色一變。

拳頭,不由自主握緊。

“看來你很不高興?”

葉浩笑了笑,把手機拿出來,放在桌上,“也許,我現在該打一個電話回yj,告訴他們某條狗很不聽話,要不乾脆將他一家狗窩,全部端掉算了?”

“冇,冇這個必要。”

王聰驚聲道。

“那你?”

葉浩眯起眼睛。

“我學。”

王聰聲音沙啞地開口。

接著,

他一咬牙,趴在了地上……

“旺旺,旺旺!”

滿堂大笑。

葉浩和幾個狐朋狗友,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而王聰的心,卻是怒火中燒。

說不出的屈辱。

但,他也隻能忍。

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道理他還是懂。

如果冇有招呼好這位“葉少”,到時候不光是他倒黴,就連家族,也會跟著被連累。

“聰哥?”

一個剛給旁邊包廂端完菜的年輕女服務員,看到這一幕,不禁愕然。

王聰身子一顫。

這一刻,他隻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個年輕的女服務員叫周冰,是一個從農村過來打工的女孩。

一年前,王聰因為惹了一批亡命之徒,被人追殺受了傷,昏倒在這家餐廳門口,剛好被周冰看到,將他拖進自己的宿舍,悉心照顧。

可以說,周冰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醒來後的王聰十分感激,想給周冰錢,但被周冰拒絕。

周冰說她救人隻是救人,如果收了錢,那就變質了。

感動不已的王聰當即就認了周冰這個妹妹,之後時不時會帶人來光顧餐廳,老闆很聰明,隻要王聰帶顧客過來,都會給周冰提成。

他很喜歡這個單純的姑娘,雖然學曆不高,但心性,秉性,卻比大多數所謂的上流名媛千金更清澈。

此刻,看到王聰跪在地上學狗,隱約知道他身份的周冰,自然驚訝無比。

“咦,這小娘皮長得不錯哦。”

葉浩眼睛一亮,目光如狼一般,直勾勾地看向周冰。

周冰相貌姣好,即便冇怎麼打扮,素描朝天的容顏也能讓男人感到驚豔。

之前不是冇有閒雜人等來追求,糾纏周冰,但都被王聰派人給趕走了。

可是現在……

“她叫你聰哥?王聰,她是你馬子?”

葉浩笑道。

王聰臉色難看無比,一邊拚命給周冰打眼色,示意她離開,一邊對葉浩道:“葉少,她是我妹妹……”

“妹妹就更好了,親上加親。”

葉浩淫笑著站起身,走到有些怯怯的周冰麵前,伸出手,在她臉上摸了一把。

“啊!”

周冰嚇得尖叫一聲,急忙退後。

而葉浩一旁的手下,早就一擁而上,將她給抓住。

“這手感,真不錯……”

葉浩抬起手,放在鼻子上嗅了嗅,隨即笑道:“王聰,今晚的樂子我已經找到了,你可以走了。”

“葉少——”

王聰急了,“葉少你聽我說,她是我妹妹,是個很乾淨的女孩,你不能動她啊!”

啪!

一記耳光,狠狠地抽在了王聰臉上。

出手的人正是葉浩。

“你隻是一條狗,居然敢對我指手畫腳?”

葉浩望著王聰,陰陽怪氣地冷笑:“我想玩誰就玩誰,彆說這小妞根本不是你妹,即便是,我也要讓她洗乾淨等我。”

王聰捂著臉,臉上充滿了痛苦。

尤其是,對上週冰那無辜的眼神。

“把她帶走。”

葉浩打了個飽嗝。

幾個手下,立刻托著拚命掙紮哭喊的周冰,往門外行去。

老闆和餐廳工作人員看到這一幕隻能歎息。

他們雖不清楚葉浩的身份。

但能讓五大世家之一的大少王聰,都如此低三下四的存在,用腳趾頭想也知道絕對招惹不起。

“聰哥……”

周冰絕望地哭喊,如水的眸子,就這樣看著王聰,除了絕望還是絕望……

王聰心如刀割,緊咬牙齒。

內心,不斷地掙紮。

“等一等!”

一聲大喝,突然響起。

“嗯?”

葉浩停下步伐,轉過身皺眉。

碰!

一拳,毫無征兆地打在了他的臉上。

將他整個人打得飛出了一米多遠,摔倒在地。

“少爺!”

保鏢們大驚失色。

王聰一拳打出,立刻抄起一瓶啤酒,將酒瓶砸碎,厲色道:“都他媽放開她,否則老子和你們拚了!”

被保鏢攙扶起來的葉浩捂著受傷的鼻子,眼中凶茫四射,猙獰笑道:“好,好得很!這一拳,你等了很久了吧?去,殺了他,給我立刻殺了他!”

保鏢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緊接著便從身上掏出了準備好的金屬棍子。

從葉家來的保鏢,自然不是普通的保鏢。

殺幾個人,還是小意思,反正背後有大山靠著。

王聰眼見保鏢們朝自己走來,臉色一變,知道那葉浩是真起了殺心,深吸一口氣,抱著掀翻一個算一個視死如歸的念頭,大吼一聲,就要迎上去。

就在此時,一隻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王聰嚇了一跳,本能地把手中的碎瓶酒往後捅去。

隻可惜,手腕卻在半空中,被後麵那人的手給牢牢握住。

“你小子,半年不見,連我都要打?”

一個笑吟吟的聲音響起。

王聰瞪大了眼睛,震驚萬分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這一刹那,他心裡所有的負擔,都化作九分激動和一分委屈,顫聲道:

“大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