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756章 詭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756章 詭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本來準備出手的林風,聽到這求救聲頓時一怔,隨即扭過頭,看到一個鮮血淋漓的人,一輛恐懼地跑了過來。

他跑的時候一瘸一拐,全身傷痕累累,皮開肉腚。

最可怕的是……他的鼻子,一隻耳朵,都被割掉了,上麵還掛著滲人的鮮血……

林風臉色頓時變了。

隻因為他認識這個人。

錢丘。

“撲通!”

跑的精疲力竭地錢丘,在看到林風後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雙膝一軟,就這樣跪在了他麵前,哭喪著臉道:“王老弟,救我,救我啊……”

林風一時有些晃神,總感覺這畫麵似曾相似。

而身後,十幾道光芒,從天際疾馳而來,快若閃電!

他們腳踏飛劍,迎風而至,隻是轉瞬間,就落在了林風麵前。

“錢丘,我看你還能往哪跑!”

其中一人冷笑出聲。

而在這些劍修的最中間,一人腳踏金色寶劍,長髮飛舞,眼神冷漠,雙手揹負在身手。

林風微微皺眉。

王一鈞?他怎麼也來了?

“王兄,依我看,直接一劍殺了他得了,何必這麼麻煩,故意追殺他半條街,就算是戰術折磨折磨,他也不配啊!”

一人對王一鈞說道。

王一鈞搖了搖頭:“殺人先誅心,此人和大鬍子關係密切,一直為其通風報信,表麵看是個貪生怕死之徒,實則卻是個硬骨頭,要讓他說出大鬍子的下落,就必須慢慢折磨他。”

說完這話,王一鈞緩慢走到錢丘麵前,一隻手,緩緩抬起。

錢丘噔時嚇得臉色煞白,渾身顫抖。

“兄弟,你認識他嗎?”

“如果不認識,還請速速離開。”

王一鈞望向林風,麵無表情道。

林風沉吟了一番,隨即道:“不認識。”

錢丘驚呆了。

他想說什麼,但張了張嘴,最終,還是作罷。

“好極了。”

王一鈞屈指一彈。

一股劍氣,“唰”地一下飛來,直接切斷了錢丘一條手臂。

啊!

錢丘慘叫著倒在地上,斷開的那條胳膊,鮮血淋漓,慘不忍睹。

林風心裡歎了口氣。

他已經找到了水牢出口,實在冇必要,繼續節外生枝。

更何況,錢丘和他的關係,連朋友都不算。

他的死活,與自己又有何乾?

隻是,當林風看到錢丘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模樣時,腦海中不禁想到了當初大勇要收拾自己,膽小怕事的錢丘,硬著頭皮上前阻攔的一幕……

最讓他動容的是,錢丘明顯已經認出了自己。

但他並冇有揭穿。

“說,大鬍子在哪?”

“這次斷你一臂,待會,我會用劍氣割碎你的經脈,再用烈火烘烤,讓你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

王一鈞陰蹭蹭地說道。

幾乎痛暈過去的錢丘,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巨大的恐懼。

“我,我不知道……”

錢丘拚命地搖頭,聲音沙啞。

“不見棺材不落淚的東西!”

王一鈞眯起眼睛,手指掐訣一推。

唰——

一道淩厲無比的劍氣,成弧形飛速而來!

就在劍氣要切在錢丘身上的瞬間,一隻手,卻是猛地伸出,抓在了那劍氣之上!

普通的血肉之軀,麵對這劍氣就算不粉身碎骨,也必然要落個血肉橫飛的下場!

但,這隻手的主人,卻是安然無恙。

肉掌,直接將劍氣握住,接著捏碎!

劍氣消失無蹤。

“什麼?”

王一鈞臉色驟變。

而他身後的劍修手下,更是大吃一驚。

本來蹲在地上,瑟瑟發抖的錢丘,也是愕然地抬起頭,看到那灰色的鬥篷人,正擋在自己麵前。

“你是什麼人?”

王一鈞警惕道。

呼——

兜帽被掀開。

露出了林風的廬山真麵目。

“王野!!”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現在的水牢,恐怕冇有人不知道王野!

那個和大鬍子對拳,還能占儘上風的新人囚犯!

“我不會讓同樣的事,在我麵前出現第二次。”

林風淡淡地說道。

既然決定出手,他就一定會管到底。

如果真眼睜睜看著錢丘被殺,即便最終逃出了水牢,他良心也會不安。

王一鈞臉色鐵青,眼神卻帶著一絲忌憚,咬牙道:“林風,這是我們三大勢力的內部事,你能不能不要管!”

這姿態,已經擺的很低了。

若是其他人,恐怕定會很識時務的離開。

然而林風卻是戲謔一笑,道:“如果我一定要管呢。”

不等王一鈞開口。

旁邊一個黃衣劍修已是指著林風怒喝道:“哪來的小癟三,給臉不要臉是吧?看劍!”

話音落下,那黃衣劍修腳步一踏,人和劍幾乎同步飛出!

目標,正是林風!

“住手聶鵬!”

王一鈞大驚,慌忙嗬斥道。

黃衣劍脩名為聶鵬,乃是王一鈞的徒弟,最近一直閉關苦修劍術,那次林風和大勇的比試,他隻是聽王一鈞等人提起過,並未前去觀看,所以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看似普通的男子,其實就是一人震懾三大勢力的“王野”!

此刻聶鵬聽到王一鈞的驚呼,不以為然地笑道:“師父,看我怎麼教訓這個不識時務的癟三!”

說這話的時候,他手中的劍,已經距離林風的腦袋不過幾公分距離。

林風冷哼一聲。

這些劍修還真是心狠手辣啊!

初次見麵,就打算要了自己的命嗎?

“去死吧!”

聶鵬冷笑出聲,劍鋒已徹底將林風籠罩。

就在他以為一劍穿腦顱的畫麵就要出現時,隻聽“轟”地一聲巨響!

下一秒,

地麵猛地炸開,碎石飛舞,硬生生地往下凹陷了半米多深!

隻見林風彎著腰,右手抓著一個人的腦袋,就這麼“嵌”進了地裡……

“聶……聶鵬!!”

王一鈞的嘴唇在哆嗦。

其他人的呼吸幾乎停止,心臟砰砰加速。

地上的那個腦袋,瞪著一雙佈滿了血絲眼睛,神色間透露著恐懼,而脖子以下的身子,就這麼埋在了地麵……

一位論劍術修為在這些人裡麵,至少能排的上前三的劍修,就這麼死了……

瞬間秒殺!

“還有人要來嗎?”

林風冷冷地說道。

他不是個屠夫,從不會輕易殺人。

隻有一種情況,那就是對方先對他起了殺心。

以前的林風,可能會追求一種偏執的道理。

那就是你打了我,我纔會打你。

你不打我,哪怕隻是準備打我,我也不會對你出手。

現在不同。

經曆了太多,林風已經失去了和那些極惡之徒慢慢對峙的耐心。

你要動手,我便直接滅了你!

王一鈞嚥了口唾沫,手裡的劍,死死地握著,裡麵的劍氣嗡嗡作響,似乎隨時要出鞘,和主人一起殺敵!

但,他估摸了一下自己和林風的差距,最終還是化作一聲歎息。

“走。”

王一鈞帶頭離開。

其他劍修如釋負重,生怕這位帶頭大哥想不開和林風大戰一場,此刻王一鈞離開,他們自二話不說,緊隨其後。

他們前腳剛走。

錢丘一瘸一拐地走到林風麵前,臉上熱淚盈眶,顫聲道:“王野兄弟,謝謝你救我一命,大恩大德,小弟冇齒難忘!”

林風正色道:“錢兄不用這麼客氣,之前你冇有揭穿我的身份,我已經很感激了,出手,不過是舉手之勞,不用放在心上……對了,他們為什麼會對錢兄緊追不捨?難道錢兄你,真和大鬍子有什麼關聯不成?”

“唉,這件事說來話長……”

錢丘苦笑一聲,身子卻是忽然一晃,眼看就要暈倒在地。

“錢兄?錢兄你冇事吧?”

林風連忙扶住錢丘。

然而這時候,他卻是眉頭一皺。

隻因為他突錢丘身上聞到了一股香味!

一股隻有女人纔會擁有的香味!

“嘻嘻嘻嘻!”

一道詭異的嬉笑響起!

林風臉色大變,終於意識到了這個“錢丘”不對勁,正要將其推開,突然錢丘的嘴巴一下子從腮幫處,整個裂開!

刷——

一對黝黑,猶如象牙一般的鋒利牙齒,從錢丘嘴裡猛地伸出,直接插進了林風的脖子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