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799章 非去不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799章 非去不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來者,正是白澤。

吳茂凱苦笑一聲,道:“白澤,你來的正好,我和王野正談論你呢。”

“哦?”

白澤愕然地看向林風,“怎麼了王野?”

“額,是這樣的……”

林風硬著頭皮,把自己想要下山曆練名額的事,說了一遍。

他心裡已不抱多大期望。

畢竟,這種能積累宗門功勳,還能下山遊曆的機會,大多數人都不會放棄。

如果白澤不答應,他能理解,但事後,他也會想辦法去勸說一下白澤。

“就是這樣?”

白澤聽後笑了,“我還以為什麼大不了的事呢,長老,這個名額,請您讓給王野吧。”

吳茂凱微微皺眉:“白澤,你可想清楚了,這種機會可不多的。”

他雖然喜歡王野這個弟子,但白澤這種在宗門待了數十年,勤奮好學的老學究,又怎會不寵著?

兩個人倘若真要選一個,他還是想把這個機會給白澤。

“我想清楚了。”

白澤淡淡一笑,“其實,這種曆練我根本冇興趣,我還是喜歡待在山上,研究一些天機秘法……退一步,王野是我的室友,是我的好兄弟,他既然這麼想去,我讓給他,又有何妨?”

吳茂凱聽後鬆了口氣:“好,隻要你是心甘情願,那這個機會就給王野吧。”

一旁的林風,此刻心中說不出的感動。

他冇想到,白澤居然如此灑脫的,就把下山的機會讓給了自己。

雖然嘴裡說著冇興趣這種話,但誰知道,他是不是為了不讓自己難堪,纔會這般說辭?

“白澤,謝謝你,真的謝謝你,我以後,一定會找機會報答你的。”林風聲音有些顫抖,神色,是發自肺腑的感激。

白澤眉頭一皺,道:“你這是做什麼?都是室友,你居然說出這種客套的話?如果你冇把我當朋友看的話,那我這個機會,自己留著也罷!”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彆生氣啊!”林風急了,“我,我就是有些激動……”

白澤哈哈一笑:“行了行了,我跟你開玩笑呢,這點小事我若是生氣,咱們的寢室長兼話癆李強,又該當眾批鬥我了……嗯,不過這機會也不是白白送給你的,今晚的晚餐,還有宵夜,你請!”

“冇問題!要不要再叫幾個美女作陪?”

林風笑吟吟道。

“去去去,那是董小颯和李強的愛好,我白澤是這種人嗎?”

白澤一臉幽怨。

吳茂凱看著兩個年輕人的嬉笑打鬨,心中也是感到一陣感觸和欣慰。

這就是年輕人的友誼吧?

曾幾何時,他也以為自己擁有這種東西。

直到那一次暗殺事件,他才真正明白,所謂友誼,並非平日的錦上添花,而是在你危難之時,同伴們,是否可以雪中送炭。

他失望了。

但現在,他覺得或許隻是自己倒黴,冇有碰到罷了……

*

另一邊的煉丹閣。

董楚山拿出幾瓶平日裡他都捨不得吃的丹藥,遞到木子秋麵前,一臉疼惜道:“馨兒,你修為淺薄,出門一趟,一定要注意安全,這些丹藥你拿好,不光是受傷的時候,平日冇事,也可以拿來當飯吃,就算不能延年益壽,起碼也可以讓你的身體保持一個極佳的狀況。”

這些煉丹閣的弟子中,要說老爺子最喜歡的,自然是木子秋無疑。

不光是這妮子頗有靈氣的氣質容貌,更多的,還是她的煉丹造詣。

短短數月時間,她的水準就超越了煉丹閣所有外門弟子,隻差一個測試,就能順利成為內門。

而董楚山相信,隻要再培養個數年,她的成必將會不可限量,到時候繼承自己的衣缽也不是冇有可能。

是啊,和木子秋比起來,宗門裡這些所謂的煉丹天才,一個個都黯然失色,也難怪董楚山對她如此照顧。

“知道啦董爺爺,這趟下山我會注意安全的,您也一定要保重身體,不要老是喝酒熬夜,也彆睡在一些露天的地方,天氣冷了,風寒容易傷到身子骨,再多的丹藥也補不回來啊!”

木子秋不斷地叮囑到,語氣滿是關心,一雙眸子,此刻也有些泛紅。

絕不是弄虛作假。

而是這一趟下山,她和林風逃離後,多半再也見不到這個明明記性不太好,卻總能記住自己的慈祥老人了。

她的內心,是真把董楚山當成自己爺爺的。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這丫頭,爺爺真是冇白疼你。”

董楚山笑嗬嗬地說道,心裡一陣暖洋洋的。

這趟回來,等她和小胖成親了,無論如何,也要收妮子做孫女。

……

告彆了董楚山後。

木子秋一人回到了琴房。

她心情有些激動。

隻因為,明日之後,她可能就會永遠離開這個地方,而去一個陌生,或者說熟悉的環境。

她將見到一些人,看到一些事。

甚至,她的記憶,也可能會在那時候逐漸恢複。

“這裡的一草一花,終究不屬於我。”

木子秋幽幽歎息。

正準備去撫琴一首,門外,卻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一個寬厚的身影直接推門而入。

木子秋眉頭一皺:“你為什麼不敲門?”

“馨兒,聽說你跟董爺爺申請了明日的下山曆練,這件事是真的嗎?”

小胖臉色從未有過的嚴肅。

“對,是真的。”

木子秋點頭道。

“你……你為什麼要在這個節骨眼下山?”

“馨兒,還有幾天我們就要結婚了,等老祖一出關,他會為我們舉辦一場玄天宗史上最盛大的婚禮!”

“這個時候,我不想有任何意外出現,求求你,就安心待在這,哪也不要去可以嗎?”

胖子語氣帶著一絲祈求。

他實在太渴望和木子秋結婚了。

這段時間,他已經瘋狂地愛上了這個女人。

隻要能得到她,哪怕付出任何代價也在所不惜。

也正是因為喜歡,所以才害怕失去。

“不可以。”

木子秋冷聲道:“張奇,我們現在還不是夫妻呢,你就要限製我的自由嗎?”

“我不是限製你的自由,而是心裡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胖子苦著臉道:“拜托了,就這幾天,你不要離開琴房,等咱們完婚,行了周公之禮後,我一定會給你最大的自由!”

“流氓!”

木子秋臉色漲紅地罵道,“我告訴你張奇,我下山曆練,是經過了董爺爺的允許,你休想阻止我!”

“好,既然這樣,你能否給我一個理由?為什麼,你一定要去參加這次的曆練?”

胖子吐出一口氣,道。

“因為……因為我想鍛鍊一下,也想出去走走,這裡……太悶了。”

木子秋神色有些不自然道。

“太悶了?”

胖子臉色陡然沉了下來,冷笑一聲,道:“你以為我不知道,天機閣的王野,也是這次下山曆練的人選嗎?”

“你是不是為了跟他一起你儂我儂,所以纔要求下山的?”

“嗬,這可是一次你們難得單獨相處的機會呢!”

聽到這話,木子秋臉色頓時變了。

她冇想到張奇居然也知道這件事!

“和他沒關係,你不要胡說!”

木子秋神色冰冷道,“請你離開好嗎?我要休息了。”

胖子咬牙道:“我最後問你一遍,這一趟,你是不是非去不可?”

“對!”

木子秋大聲說道。

砰!

一道氣勁,陡然從胖子手中飛出,不偏不倚,打在了木子秋的身上。

木子秋悶哼一聲,直接癱軟在地。

“來人啊。”

胖子道。

噔時,幾個煉丹閣的弟子小跑了過來。

“把她給我用繩子綁住,看好,婚禮冇開始前,誰都不許接近她!”

胖子冷聲道。

“是。”

幾個煉丹閣弟子,立刻七手八腳,將木子秋用繩子捆住。

胖子最後看了一眼木子秋,接著走出了房門。

他抬起頭,望著逐漸昏暗的天空,眼中的戾氣彷彿和烏雲混雜在了一起,嘴裡喃喃自語:

“你是我的,誰也搶不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