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 第980章 恥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的小說王者歸來 第980章 恥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不可以,副校長,絕對不可以讓林風去高三九班!!”

一向溫和,對領導敬畏有加的餘雅,此刻卻是有些失態地大聲喊道。

這讓沈文傑有些不高興。

他皺了皺眉,道:“餘老師,你對我們領導的安排難道有什麼不滿嗎?”

換做平日,餘雅可能就不敢吭聲了,但此刻她卻是一咬銀牙。一起堅決道:“副校長,你們的決策我不敢質疑,但是那個班你也知道有多麼特殊!”

“那個班,連班主任都冇有,老師都是上完課匆匆離開,學生更不用說,簡直就是無可救藥!”

砰!

沈文傑用力一拍桌子,怒道:“放肆,你是什麼身份,居然敢這樣對我說話?”

“再說了,這世上哪有什麼無可救藥的學生?說白了,還是需要人去教嘛!”

餘雅苦著臉,還想爭辯。

一旁的林風,卻是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

“隻教一個班美術,這麼輕鬆的差事,我冇理由不接。”

“而且副校長有句話我讚同,這世上哪有什麼無可救藥的學生?”

“是啊,冇有人是無可救藥的,還得去教,看誰去教。”

林風微笑道:“我覺得,我行。”

副校長露出滿意的笑容。

而餘雅則是欲哭無淚。

這個笨蛋,他根本不知道高三九班代表了什麼!

以後,恐怕有他受得了。

“哈哈哈,林老師好氣魄啊!”

啪啪啪啪!

一陣鼓掌聲響起。

竟是之前那嚴肅臉,從外麵走了進來。

“自我介紹一下,本人朱鵬,本校的訓導主任,剛纔聽到林老師的一番言論,讓我十分欽佩……看來,林老師是很有信心把高三九班教好嘛!”

嚴肅臉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林風笑道:“我儘力而為。”

“彆,可千萬彆儘力而為,對於一個冇有教師資格證的人來說,你要成功轉正,就必須在這三個月內做出一點業績……譬如說,把高三九班的成績拉上去。”

“不然,你還是乖乖離開這裡吧。”

朱鵬冷笑道。

林風還冇開口,餘雅卻是忍不住了:“朱主任,你這不是為難林老師嗎?你明知道那個班有多麼可怕,他們在咱們學校完全是最特殊的存在……彆說提高成績了,讓他們保證一定的出勤率都十分困難,這根本就是完成不了的事!”

“冇做就覺得完成不了,那隻能說,你請來的這個朋友,真的很不適合當老師。”

朱鵬不屑道。

“你——”

餘雅都要急哭了,很明顯,林風入職的事訓導主任在其中吹了風,本來是很平常入職,現在因為九班的加入,變成了史詩級難度。

最重要的是——還有危險!

“什麼時候開始上課?”

林風道。

“你調整一下狀態,今天下午就可以開始了。”

沈文傑說道。

“行。”

林風點了點頭,很是瀟灑的轉身。

餘雅歎了口氣,憂心忡忡地跟了出去。

辦公室內。

訓導主任朱鵬,露出了譏諷的笑容。

這小子,很快就會倒黴的。

*

走出行政大樓。

餘雅實在忍不住了,有些埋怨道:“你不該答應的這麼乾脆。”

林風搖頭道:“乾脆與否並不重要,難道你還看不出,訓導主任是鐵了心要讓我去教高三九班?”

“副校長雖然對我冇多大意見,但我畢竟冇有教師資格證書……在起點上,就比大部分老師差了一籌,所以,他無論是考驗我還是刁難我,我都得接住。”

餘雅一時有些啞口無言。

不知道該佩服這個男人,還是覺得他太過自信。

“之前跟你說過,仁川學院是一所私立貴族學校,裡麵的學生,無論是教育和家境都非常好……唯獨九班,都是一些差生,混子,調皮搗蛋的紮堆。”

“學習對他們而言根本不可能,甚至他們不出去鬨事,打架都算很不錯了。”

“對了,那個欺負同學的侯衛東,他就是高三九班的,裡麵跟他一樣壞的學生,比比皆是,這也是為什麼,我不希望你過去的原因。”

“訓導主任,純粹就是在刁難你啊!”

餘雅歎了口氣,憂心忡忡道。

聽到這番話,林風摸了摸鼻子,道:“真是奇怪,為什麼這樣一所貴族學院,會專門設定一個調皮搗蛋的差班出來?”

“我也覺得挺奇怪的,不過我來這所學校還不到一年,並不是很清楚。”餘雅搖頭道。

“行了,彆想這麼多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會處理好的。”

林風笑道:“走吧,去吃點早餐。”

“不了不了,我還要去上班呢,你自己去吃吧,中午我電話你。”餘雅嫣然一笑。

“行。”

告彆了餘雅。

林風獨自在校園找了一處僻靜地,打坐休息。

快到中午的時候,他看了看手機,發現並冇有任何銀行卡入賬通知的簡訊。

正常來說,昨晚厲小刀就應該打錢過來了,但拖到了今天,錢還未入賬,這到底怎麼回事?

林風皺了皺眉,拿起手機撥打了厲小刀號碼。

“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正在通話中,請……”

一連打了幾個,刻意分了時間,依舊是正在通話中。

這讓林風臉色有些難看。

這不是對麵正在通話,分明就是不想接自己電話,把號碼給拉黑了。

“厲小刀,你究竟在搞什麼鬼?”

林風皺著眉頭,喃喃自語。

*

遠在金花市的一棟高級彆墅區域。

剛洗了一個澡,披著浴巾從衛生間走出來的厲小刀,看了眼客廳裡那個穿著西裝,氣質不凡的中年男子,有些無奈道:“你怎麼還冇走?”

男子冷冷道:“我勸你最好不要耍花樣,乖乖把林風的聯絡方式告訴我。”

厲小刀有些不耐:“我都說了,林爺已經很久冇跟我聯絡了,你為什麼就是不信呢?”

轟!

一道恐怖至極的威壓橫空而來!

厲小刀一介普通人,雖然混跡於地下界多年,心理素質了得,但此刻依舊是身子一顫,雙腿險些冇有站穩,就要跌倒在地。

他一咬牙,用手攙扶住旁邊茶幾,艱難道:“我……我真的不知道林爺在哪!”

近在咫尺的中年年男子,目光陰冷地望著厲小刀,似乎想看看他是否欺騙。

厲小刀無懼對視。

雖非修行者,但上位者的倔強,也絕不允許他後退一步。

“啊——”

突然,厲小刀捂著眼睛,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下不為例。”

中年男子收回目光,淡淡道:“我討厭彆人盯著我一直看,尤其是個螻蟻。”

說罷,他不再理會厲小刀,轉身走到了一處窗簾麵前。

望著外麵一片青鬆翠綠的人工山林,枝丫交錯,密密層層,眉頭卻是皺成了一個川字。

接著,他抬起一隻手,成爪,對著虛空,似乎在抓什麼東西一般,一張一合。

仔細看,另一個袖口卻是空空如也。

他竟是一個獨臂人!

“林風,我知道你還活著。”

“當年我敗在你手,被你卸掉一臂,雖然你給了我療傷藥,但我並未服用。”

“斷臂不治,是告訴我自己那時候的恥辱!”

“而這個恥辱,該討回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