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 第1011章 光榮的人民教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第1011章 光榮的人民教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殺了你們!!!”

花臂男彷彿瘋了一般狂奔而來,手裡冒著寒光的砍刀,對準了離他最近的張濤就是狠狠劈去!

他已經顧不上對方是小孩還是大人了!

恥辱,讓他失去了理智,他隻想狠狠地發泄!

張濤嚇了一跳,本能地想要躲開,但突然意識到身後站著的是林老師,終還是一咬牙,硬是留在了原地,一動不動!

這一幕被林風看在眼裡,欣慰在心。

果然是個好孩子啊。

不過,自己又怎會讓學生替他擋刀子?

眼看花臂男的砍刀即將落下,就在此時,虛空之中突然“唰”地一下,閃過一抹白色的身影!

就差一步就要得手的花臂男,陡然間身子一顫,隨即瞪大了眼睛,直愣愣地望著前方,渾身毛孔不可抑製地豎了起來!

前方,一個身著白衣,披頭散髮,青麵獠牙的女鬼,正飄浮在空中,嘴裡伸出長長的舌頭,喉嚨裡發出“咯咯咯”,極其恐怖的聲音,死死地望著他!

“來吧,砍我吧,來砍我吧,咯咯咯……”

女鬼陰蹭蹭地笑道。

啊!

鬼,鬼啊!!

花臂男恐懼地大叫一聲,雙腿一陣軟,情不自禁地跪在了地上,砍刀脫手而出,褲襠處,染上了一片騷臭的尿味。

“你,你彆過來,你彆過來啊!”

眼見女鬼還在靠近,花臂男嚇得六神無主,不斷地蜷縮著身子,往後退。

像他這樣有過命案的惡徒,不怕天不怕地也不怕人,卻唯獨怕鬼。

俗話說為人不做虧心事,夜班不怕鬼敲門。

正因為虧心事做多了,所以他反而對這種陰邪之物格外恐懼。

“咦,這人怎麼了?”

“看他的樣子,就像是中邪似的,估計是壞事做太多,遭到報應了吧!”

“哎呀,剛纔真是嚇死我了,我差點以為那男孩要被砍到了……”

眾人議論紛紛,同時對花臂男莫名的行為很是不解,不明白他怎麼突然嚇成這樣。

虛驚一場的張濤,同樣是一頭霧水。

隻有林風神色淡然。

似乎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內。

“彆,彆過來,有鬼啊!有鬼啊!!”

花臂男驚恐的尖叫聲再次響起,他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顫顫巍巍地站起身,然後拔腿就跑。

“林風哥哥,我要追過去嗎?”

菜包問。

“不用,你剛纔損耗的陰氣太多,先回靈虛葫蘆休息吧。”

林風搖了搖頭,微笑道。

“嗯嗯。”

菜包很聽話地化作煙霧,進入了靈虛葫蘆。

一場風波,就這樣有驚無險的過去了。

張濤抹了把呼之慾出的眼淚,感激道:“林老師,謝謝你,要不是你,我今天恐怕……”

“行了,彆說了,早點回家吧。”

林風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說道:“明天記得來上課。”

“嗯,我還有兩個外賣冇跑完,老師,明天見。”

帶著一肚子感激,張濤重新騎上了那輛破舊的自行車,匆匆離去。

林風心裡忽然有些難過。

他知道,能讓一個學生這樣拚命地跑外賣,那必然是有生活地重擔在壓著他。

小小年紀,真的太不容易了。

林風低下頭,瞥了眼不遠處地麵那把明晃晃地砍刀,眼中露出一抹說不出的鋒芒。

下一秒,

他突然轉身,朝著一個地方狂奔而去!

*

幽暗的小巷。

嚇破了膽的花臂男,臉色慘白,趔趔趄趄地走動著。

他不知道剛纔那個女鬼是不是幻覺。

但是,他是真的被嚇壞了。

他決定回家,拿一瓶最好的烈酒喝上幾杯,然後睡個覺,相信第二天一早,什麼都會忘記。

隻是,他還冇有到家,前方就有一個人堵在了路口。

“是……是你?”

花臂男驚愕道。

林風麵無表情道:“你應該感到慶幸,如果剛纔這一刀捅出去了,我不會讓你坐牢,而是會讓你付出更慘烈十倍的代價!”

花臂男臉色瞬間陰晴不定,似乎終於意識到這個所謂的“老師”並非普通善茬,嚥了口唾沫後,問道:“大哥,之前是我有眼無珠得罪了你,請,請你放過我好嗎?”

“放心,現在是法治社會,總不能你捅我一刀,我又反過來去捅你一刀,這樣不妥當。”

林風笑吟吟道。

花臂男還來不及鬆口氣,然而林風的下一句話,卻又讓他如墜冰窖。

“但是,你捅我學生,就這麼走了,不留下點東西,同樣也不太妥當。”

轟!

花臂男臉色大變。

他是社會人,自然明白林風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花臂男露出警惕之色,咬牙問道。

林風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剛纔,哪隻手拿刀的?”

說這話的時候,他已是朝著花臂男走去。

花臂男身子一顫,神色充滿了惶恐,腳步開始不斷的退後。

他忽然有種預感——眼前的這個男人,似乎比剛纔的女鬼還要可怕百倍,千倍!

“你是風哥!你是風哥對不對!”

花臂男突然瞪大了眼睛,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激動道:“我是花豹啊,勇哥手下的花豹,我們當時……還一起喝過酒來著,你記起來了嗎?”

林風似乎冇有聽到一般,繼續往前走。

“風哥,你大人不記小人過,看在我們都在勇哥手下混過,兄弟一場,你就放過我一次吧,風哥——啊!!”

淒厲的慘叫聲,打破了這片幽暗小巷的平靜!

一隻手直接被硬生生擰斷的花臂男,渾身抽搐地倒在了地上,眼皮直翻,疼得幾乎要休克過去。

而始作俑者則是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皺眉道:“你彆誤會哈,我可不是那什麼勇哥的手下,跟你這種人渣更談不上兄弟。”

“聽好了,我,林風,是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