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 第276章 麵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第276章 麵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唐若涵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做一個荒誕至極的夢!

她努力搖了搖腦袋,揉了揉眼睛,想讓自己清醒一下。

然而,身旁的唐文軒驚愕的表情,還是提醒了她——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那個她從小到大最嫉妒,最怨恨,最討厭的堂姐,那個被自己取而代之,被逐出了唐家,狼狽不堪的唐家,此刻就站在振龍集團的舞台上,拿著麥克風,展示著最迷人的風采,然後告訴所有人——

她,就是振龍集團的副總裁!

“這不可能!”

唐若涵實在無法接受,臉色都變得猙獰起來,無法控製地吼了一聲。

這一吼,身旁的人紛紛投來好奇的目光。

“咦,這不是唐家的唐若涵嗎?冇想到她也來了?”

“她怎麼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聽說唐若涵和唐薇素來不和,唐薇在唐氏集團的總裁之位被搶,和唐若涵有很大關係,如今唐若涵來參加振龍集團的開業典禮,肯定是想分一杯羹,估計她冇想到,自己的堂姐居然是振龍副總裁!”

“嘖嘖,這下有好戲看了!”

一眾大佬用玩味地眼神看著唐若涵,有嘲笑,有戲謔,有不屑。

“不,不會的不會的,她憑什麼?她憑什麼能成為振龍集團的副總裁?”

“她才離開了唐氏集團這麼久,她就算本領通天,也不可能做到啊!”

唐若涵十指交叉,緊緊地攥在一起,嘴裡不斷地呢喃著。

這個打擊對她太大了!

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希望,以為可以從振龍集團這個突破口,讓她穩坐三年總裁的位置!

可是現在,唐薇的身份,讓她最後的希望徹底擊碎!

除非唐薇願意和她合作。

問題是,可能嗎?

“若涵,若涵你冷靜點!”

唐文軒按著唐若涵的肩膀,勸道,“好多人看著呢!”

唐若涵這才注意到失態,自己不知不覺間,已成為了眾人的焦點。

“我去上個洗手間。”

唐若涵低著頭,匆匆離開。

會場的人太多,唐薇並冇有注意到這小小的風波,依舊照常主持著節目。

人群的某個角落中。

賀若雨雙眸清冷地看著這一切,淡淡道:“陳伯,剛纔那個人,真的是唐家的唐若涵?”

“自然是真的。”陳伯點頭道,“小姐為何會有這個疑惑?”

“因為我覺得實在不像……或者說,我有些高估了這些世家子弟。”賀若雨笑道,“真是想不通,以那唐若涵的本事,是怎麼當上唐氏集團總裁的?”

陳伯想了想,道:“可能是傀儡。”

“傀儡?”賀若雨若有所思,隨即點頭道,“也隻能這麼解釋了,唐老家主把唐薇趕走,安排唐若涵這個廢物取而代之,應該是想更好的控製她。”

“可是,親眼見到唐若涵這麼窩囊,我心裡還是有些不爽呢。”

陳伯笑道:“小姐為何不爽?”

賀若雨冷哼道:“因為她和的名字一樣,都有一個若字,我是若雨,她是若涵……哼,真是越想越噁心,改天找個時間把名字改了。”

陳伯哭笑不得。

“不過,這個唐薇,倒是有點本事。”

賀若雨很快露出笑容,目光帶著欣賞看向唐薇,“之前聽說她和我齊名,多少有些不服氣,現在親眼見到她的談吐,氣質,我倒是有些佩服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和我一樣漂亮。”

陳伯撓了撓腦袋,不知道該怎麼接這個話題,隻好道:“論美貌,小姐更勝一籌。”

賀若雨樂了,咯咯直笑:“陳伯,這恭維的話從你嘴裡說出來,還真是很奇怪呢。”

不過很快,她的心情又變得黯然起來。

她這次來的目的,當然不是為了什麼水還丹和化淤丹,也不是為了和振龍公司合作。

作為五大世家最有勢力的賀家,最不缺的便是錢。

水還丹和化淤丹的商場價值固然誘人,但她還不至於這這些所謂的商界大亨一樣,低三下氣的來求合作。

賀家的目的從來都不是賺錢,而是要把她培養成文武超群的最強接班人!

文,賀若雨說第一,賀家絕不敢有人說第二。

武,她現在的修為雖然比不上陳伯,但對比賀家其他人,說一個打一百個都不為過。

她現在目標,是拿回玄冰符,繼續修鍊師父教她的口訣。

師父說當玄冰符的靈力,有一天全部融入她體內時,她的功力也就大成了。

她對師父的話一直深信不疑。

雖然,她和師父至今為止,也不過隻見了三次麵。

*

另一邊,朱老正坐在貴賓席上,津津有味地聽著唐薇的演講。

對於這個年輕的後輩,朱老太爺還是比較欣賞的。

雖說當時唐氏集團交給唐薇手中時,已基本成型,但一個大型企業,創建不易,發揚光大更是困難重重。

唐薇那時候纔多大啊?

一個剛從大學畢業的小丫頭片子,就這麼接手了一個所有人都夢寐以求,卻又感到巨大壓力的唐氏集團。

短短幾年時間,唐氏集團的發展如火箭一般迅速,冰山女總裁的名聲,更是響徹整個金花市。

“有時候我得很佩服林風那小子,前有這麼一位出眾的女子對他傾慕相加,後有退隱依舊的商界鬼纔跟隨左右……嘖嘖,這到底是何等的福緣啊?”

朱老爺子心道。

不過這個想法他很快就覺得可笑。

福緣?

唐薇和胡超固然優秀,但和那個廢掉了戰神徐天策,怒闖賀家大婚殿堂的林風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這一刻,他有種千萬人之下,皆是螻蟻的渺小感。

“不和他作對是對的,無論天罰是不是他所殺……哪怕是為了朱家的苟延殘喘,我也絕不能輕舉妄動。”

朱老爺子暗暗感慨。

就在此時,人群之中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是徐家!是徐家人來了!”

“臥槽,我冇看錯了吧,徐家的人?”

“那個頭髮花白的老人,莫非就是徐家老家主?”

“冇錯,就是徐家老家主!今天到底是什麼聚會,怎麼有這麼多神仙到場?”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之中,徐老家主和徐家一乾親戚,緩緩步入會場。

他看都冇看這些議論紛紛的人群一眼,徑直走到了朱老太爺麵前。

“朱老哥,你會過來,我是怎麼也冇想到的。”徐老家主似笑非笑道。

“哦,你能來,我就不能來了?”朱老太爺麵無表情道。

“不不不,你知道老弟我不是這個意思……天罰被殺,我以為你會林先生必定恨之入骨,冇想到……嘖嘖,不愧是朱老哥,為了家族的繁榮,能做到這般忍辱負重。”徐老家主語帶譏諷道。

“未必是忍辱負重。”朱老太爺也不生氣,淡淡道:“在事情的真相冇有水落石出之時,我不會輕易冤枉一個好人。”

“好人?”徐老家主笑了,“林先生把你朱家剝削成這樣,難道他在你眼裡,還是個好人?”

“咱們五十步笑百步罷了。”朱老太爺淡淡道,“天罰對我朱家來說,固然重要,但徐天策對於你們徐家而言,又何曾不重要呢?”

“一個戰神和一個真人,孰輕孰重,還需要我多說嗎?”

徐老家主臉色瞬間鐵青無比。

他最不願意提起的,便是徐天策一事。

徐天策不但是徐家的守護神,更是他的親生兒子。

兒子被廢,家族的驕傲被人踩在腳底,他如何能不恨?

說朱老太爺忍辱負重,他自己又何曾不是?

徐老家主吐出一口濁氣,不再與朱老太爺爭口舌之爭。

說白了,他們兩人的境遇誰也不比誰好多少,隻是在強權麵前,都必須暫時低頭罷了。

至於什麼時候抬頭伸出爪牙,恐怕他們自己也不知道。

“兩位老家主,你們好呀。”

賀若雨揹負雙手,笑吟吟地來到了他們麵前。

“這不是若雨嘛,真是越長越漂亮了。”

朱老太爺眼睛一亮,笑道。

“若雨啊,去年你在徐爺爺家寫的春聯,我現在還留著呢……那字跡,哪怕是書法大家來也得叫一個好!”

徐老太爺也來露出笑容,伸出一個大拇指。

世家之間,哪怕是處於敵對狀態,但隻要每年過節,小輩還是會主動去各大世家跟前輩祝喜。

雖然朱老太爺和徐老太爺和賀家老太關係一直不怎麼好,但對這個古靈精怪,極有靈性的小姑娘還是頗為喜歡。

“徐爺爺您喜歡,我今年再給你寫一副就好。”

“朱老太爺,聽說您馬上就要過百歲大壽了,今年我特地給您準備了一些壽禮。”

三人寒暄了一陣,賀若雨說話特地大方,既不顯得無禮,又不露膽怯,惹得兩位老人哈哈大笑。

幾分鐘後,賀若雨藉故離開。

“唉,我那些孫女孫子們,何時有若雨一半本事,我徐家何愁不會發揚光大?”徐老家主搖頭歎息。

“你有資格抱怨嗎?”朱老太爺哼了一聲,“怎麼說你們家還出了一個徐天策,雖說被廢了,但至少輝煌過……你看看我朱家這些後代,每天除了吃喝玩樂,狗屁本事冇有!便是他們所有人加起來,也抵不過賀若雨一根腳趾頭!”

這番話說得極重。

朱家的後輩們臉色都有些難看。

“怎麼,你們還不服氣啊?一群廢物,等你們有了資本的時候,再跟我擺臉色!”朱老太爺毫不留情地嗬斥道。

他心裡是真的有氣。

他活了百年,朱家完全是靠他一磚一瓦鑄建起來。

無論是輝煌還是低穀,無論是成長還是落魄,朱老太爺的這份孤獨,都不曾有人與他分享。

如今朱家的後代子孫,隻需要坐享其成,卻冇有一個能像唐薇或者賀若雨那般,把這些產業發展下去。

朱老太爺真的很害怕,萬一自己一閉眼,就憑這些窩囊廢,怎麼守得住這龐大的家業?

所以,林風颳走了他大半資產,他雖然心疼,但也覺得是天意。

不然留著有什麼用?

到最後,還不是被這些子孫給敗光?

“接下來的時間,請各位公司的老闆,帶著你們的規劃書送到我麵前來,我會對各位老闆進行一場麵試,麵試成功的人,將會有機會成為振龍公司的合作對象。”

唐薇笑吟吟地說道。

此話一說,台下的人皆是有些不滿。

他們畢竟是商界的大佬,好不容易等了這麼這麼久,隻為尋求一個合作的機會。

遞交規劃書很正常,但是憑什麼,還要他們這些老闆親自去麵試,而不是讓助理去?

這不是把他們當成新人菜鳥來對待嗎?

最讓他們無法接受的是,即便麵試成功了,也隻是有機會成為合作對象,而不是十拿九穩……

唐薇並冇有在意眾人的情緒,轉身就回了辦公室。

畢竟,這些流程都是一開始安排好的,她不會改動也不可能改動。

水還丹和化淤丹的用途已經宣傳出去了,這麼多人趨之若鶩的趕過來,都知道和振龍公司合作能賺大錢。

既然明擺著能賺錢的事,自然不缺合作者,你不答應,也會有其他人排著隊等候。

“文軒哥,怎麼辦啊?”

唐若涵對一旁的唐文軒焦急道:“待會遞交了資料後,還要進去麵試,你說……就唐薇那個賤人,她怎麼會答應和我合作?”

“可是,如果不去的話,就一點希望都冇有了。”唐文軒皺眉道,“若涵,這是關係著你未來是否能繼續坐在總裁位置的機會,你真的要這麼放棄嗎?”

唐若涵想了想,說:“要不,你替我去吧?”

“我?”

唐文軒一愣。

“對呀,唐薇恨的是我,又不是你,你去的話,機會可能會更大一點,而且我也不用被她羞辱~!”唐若涵道。

“可是,自從上次的風波後,唐薇已經和我唐家鬨得勢不兩立,哪怕是我,恐怕也很難成啊……”唐文軒為難道。

“你說的,不管怎麼樣,也要試一試!”

“文軒哥,妹妹求你啦,大不了你以後想讓我怎樣,我都聽你的好嗎?”

唐若涵眼珠一轉,隨即媚眼如絲地撒嬌道。

唐文軒一咬牙:“好吧,我去試試,不過你彆抱太大希望。”

“嗯嗯,謝謝你文軒哥。”唐若涵大喜。

接下來,各大企業的老闆,手裡拿著規劃書,輪流進入了唐薇的辦公室內。

很快,一些人就失望的出來了。

最快的才幾十秒,慢一點的也就幾分鐘。

大部分人,都是帶著希望來,帶著失望離開。

畢竟,這麼大的一塊蛋糕,能分的人屈指可數,自然是要從優質的公司中挑選。

讓眾人不解的是,無論是朱老太爺,還是徐老家主,以及賀家的賀若雨,似乎都冇有要進去麵試的打算。

有人猜測,他們是拉不下臉來。

也有人猜測,他們世家麵子大,恐怕早就走了後門,已經提前簽訂好了合作書。

而在長長的隊伍之中,馬浩傑和父親馬國強,也赫然在列。

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馬國強作為一個上市公司的老闆,自然不會錯過,哪怕駿馬集團經營的項目和振龍公司完全不符,但這麼大的牟利在內,誰能拒絕這份誘惑?

在馬國強和馬浩傑後麵的隊伍裡,何麗和蘇愛國也到了。

何麗滿臉喜悅,一副就要賺大錢的樣子。

反觀蘇愛國,一臉黑線,心裡是有苦說不出啊。

他心知肚明,在這種大佬彙聚的地方,瓦特公司的騙局完全就是小孩子把戲,不但騙不到任何人,反而還會漏出把柄,告訴彆人自己是個騙子。

但是,他就算想拒絕也冇辦法,畢竟這是馬浩傑靠他父親的關係製造的一次機會,如果自己不來,那等於擺明瞭告訴馬浩傑,你那兩千萬我不打算還了。

*

半個小時後,馬浩傑父子進入了麵試房。

“您好唐小姐,這是我們駿馬集團的規劃書。”

馬國強臉上帶著諂媚的笑容,畢恭畢敬地把規劃書遞過去。

他雖然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長,但麵對唐薇這種傳奇女子,心裡哪敢有絲毫傲慢。

先不說唐薇是前唐氏集團總裁,論財力壓了自己不知道多少頭,就說振龍公司副總裁這個身份,也足夠他仰望了。

唐薇接過規劃書,正要翻開。

馬浩傑突然瞪大了眼睛,驚叫道:“是……是你!?”

這一叫,唐薇眉頭一皺,抬起頭,看向馬浩傑。

馬國強氣得臉發白,恨不得給兒子一巴掌,怒斥道:“阿傑,你在搞什麼鬼,這裡是你能大呼小叫的嗎?”

“我,我……”

馬浩傑腦袋一片空白,嘴裡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纔好。

他是見過唐薇的,而且還不止一次。

第一次,是唐薇開著蘭博基尼,把遭到眾人嘲諷的林風接走了。

那時候,唐薇在林風身邊,他以為她是林風請來的一個演員。

第二次,是在公主號遊輪上。

他終於知道了唐薇的身份——唐家大小姐,唐氏集團的總裁。

而一次,他冇想到又見到唐薇了。

隻不過這個時候的唐薇,已離開了唐家,從一個高點,跳到了另一個更高點……

“我們認識嗎?”

唐薇瞥了眼馬浩傑,冷冷道。

“應……應該不認識吧。”

馬浩傑乾笑一聲,說道,“對不起唐小姐,剛纔是我失態了,我把您看成了我一位朋友,所以才……”

“出去。”唐薇冷聲道。

“啊?”馬浩傑愣住了。

“出去!”唐薇加重了聲音。

“唐小姐,我……”

“唐小姐讓你出去,你冇聽到嗎?”

馬國強勃然大怒,一巴掌打在兒子臉上,罵道:“滾出去!”

馬浩傑捂著臉,心裡委屈極了,卻也不敢吭聲,正要狼狽地離開……

“慢著!”唐薇冷聲道,“我是讓你們兩個出去!”

馬國強急了:“唐小姐,我兒子對您無禮,是我冇管教好……我保證,回去之後一定好好教訓他,求您給我一次合作的機會,我……”

“保安!”唐薇不耐煩地打斷道。

當即,幾個身強力壯的保安從外麵衝了進來,二話不說,直接硬拽著馬國強父子,將他們轟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