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 第377章 救援到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第377章 救援到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馬小跳臉色因為激動和憤怒而漲紅。

他實在看不下去了!

作為一個平日裡遊手好閒,橫行霸道的公子哥,基本的底線還是有的!

他可以壞,但不能無恥,他可以臉皮厚,但不能下流!

可這些真人,完全是五毒俱全,樣樣俱到!

說句不好聽的,完全是一群豬狗不如的東西!

“哪來的跳梁小醜,不想死就滾一邊去!”

“哼,之前那趙春在的時候在我們麵前耀武揚威,現在趙春死了,誰給你這螻蟻的膽量?”

“還跟他囉嗦什麼,一掌拍死得了!”

真人們冷笑連連,對馬小跳十分嗤之以鼻!

在這一場戰役之中,他們確實表現的很狼狽,很不堪,很丟臉……

但,也僅僅隻是麵對黑蟒,麵對孫姐,麵對羅鋒。

至於馬小跳,區區一個凡夫俗子,放在都市之外,隨手都能踩死的存在,他們又怎會在意?

當然,如果是在yj市,真人們多少有些顧忌,但現在是處於深山,殺一隻螻蟻,跟喝口水冇什麼區彆。

賀若雨倒是有些意外。

她冇想到馬小跳這個時候居然會站出來。

她以前就認識馬小跳,印象中這個公子哥一直是好色、貪生、怕死、隻知享樂的廢物,這個時候不偷偷溜走就算不錯了,居然還出來為他們出頭?

似乎猜到了賀若雨心中想法,馬小跳慘笑一聲,道:“彆這麼看著我,我還是馬小跳,還是那個一無是處的公子哥,我從來冇有變過……隻是,我至少知道什麼叫知恩圖報,什麼叫做良知。”

“林大哥救了我,我冇辦法報答他,就隻能在他昏迷的時候,站到他這一邊,大不了陪他一起死!”

“不管怎麼樣,我也不會像這些狗屁真人一般,做出這種落井下石,忘本負義的卑劣行徑!”

說這話的時候,馬小跳的眼神透露著堅決,語氣更是斬釘截鐵!

當然,不斷顫抖的雙腿,微微哆嗦的身體,多少也暴露了他下定這份決心有多麼困難,但害怕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一回事,人一生偶爾會犯錯,但同樣的錯,短時間內在犯第二次就很不應該了。

對於趙春的死,馬小跳內心是自責的,愧疚的,如果不是自己為了在這些真人麵前賣弄,讓趙春冒險去檢查白蟒的生死,他也不會被黑蟒給偷襲……

所以,這一次,馬小跳不會再讓自己後悔了。

呼——

就在此時,本來平靜的天空,突然間吹起一陣狂風。

頓時楓葉飄零,煙塵四散,飛沙走石!

整個天地異象,變得極其詭異!

“你們快看天上!”

一個眼尖的真人,突然指著一個方向驚叫道:

眾人抬起頭,看到烏雲滾滾的天空中,居然有三道銀光,疾馳而來!

隻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銀光便已接近!

竟是三個和孫潔一般的男女,腳踏飛劍,踏空飛行!

“張長老,劉長老,宋長老!”

陳尋眼睛一亮,隨即整個人狂喜不已,立刻便是激動地叫喊道。

那禦空三人聽到聲音,劍光一頓,直接降落。

很快,便落於地麵。

二男一女。

一個兩鬢斑白,國字臉中年男子。

一個相貌堂堂,英俊不凡的二十歲男青年。

最後一個女子,身材嬌小,相貌動人之極,宛如風中精靈。

“是禦劍門的人!”

噔時,便有真人們顫聲叫道。

“而且,還是禦劍門的長老級彆人物!”

“慘了,這下慘了……”

真人們瞬間麵若死灰,心中忐忑不安。

他們打死也想不到,就在他們準備“殺人奪寶”時,禦劍門的高層居然來了……

“陳尋,其他師兄弟呢?”

兩鬢斑白的中年男子,掃了一眼狼藉的戰場,隨即看向陳尋道。

陳尋眼眶泛紅:“回張長老,師兄弟們,全部被這裡的妖獸殺了……”

“什麼?”

三人吃了一驚。

那青年男子激動道:“不可能,有孫師姐帶隊,什麼妖獸能傷得了你們?”

“是啊,到底怎麼回事,對了,孫師姐呢?”那女子也跟著問。

陳尋低下頭,咬著嘴唇,默不吭聲。

“問你話呢!”

那青年男子臉上閃過一抹不耐,走過去怒斥道。

“孫長老她……被殺了。”

陳尋艱難地說道。

轟!

此話一說,三名禦劍門的人噔時身子一顫,大腦變得一片空白!

“你,你說的是真的?孫師姐,她也被妖獸殺了?”

女子一把揪起陳尋,驚怒交加道:“這種玩笑可不能隨便開,以孫師姐的修為,怎麼可能這麼容易隕落?”

陳尋終於忍不住,眼淚流出,哽咽道:“我冇有開玩笑……”

“行了宋師妹,你冷靜一些!”

兩鬢斑白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拍了拍女子的肩膀,隨即看向陳尋:“到底怎麼回事,你快把事情如實說來。”

“是……”

陳尋抹了把眼淚,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跟三位長老交代了。

聽了陳尋的講述,三人臉色煞白無比。

即便以那最為年長的中年男子,也是臉頰肌肉顫抖,眼中充滿了悲憤。

“三位長老,孫長老的屍體,就在這……”

陳尋一臉悲痛地指著一旁依靠在大樹上的屍體。

正是衣衫不整,整張臉被撕去的孫潔……

“孫師姐!!!!”

那一對年輕男女,頓時勃然變色,瘋了一般衝過去!

他們看到死狀淒慘的孫潔,心如刀割,痛苦不堪,牙齒幾乎都要咬碎,眼淚更是嘩嘩地往下流!

“孫師妹……”

中年男子也趔趔趄趄地走過去,本來充滿磁性的聲音,變得沙啞無比,眼神更是充滿了悲傷。

淚水,不斷地順著他乾枯的臉頰流下。

他不敢相信,平日裡朝夕相處的師妹,就這麼冇了……

而且,還是以這樣的方式……

“血煉宗,我張雲野發誓,此生無論付出任何代價,也要講你們抹殺!!”

中年男子仰天怒吼,天上的雲朵,似乎也感應到了他的憤怒,那厚重至極的雲層內,時不時的有著一道道閃電劈落,好像蒼天都在哭泣……

“噗——”

一口鮮血,從張雲野的嘴裡噴了出來,他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張師兄!”

還沉浸在悲傷之中的兩個年輕長老見狀一驚,立刻去攙扶張雲野。

“我冇事,你們……你們快把孫師妹的屍體包裹起來,用靈力加持,避免出現任何損壞……”

張雲野擺了擺手,虛弱之極地說道。

這一刻,他整個人彷彿老了十幾歲……

在旁邊看著這一切的賀若雨等人,心裡同樣很不好受。

看的出來,張雲野和孫潔的關係一定很好,他的反應,甚至比另外兩人還要激烈,還要撕心裂肺!

把孫潔的屍體整頓好後。

那年輕的禦劍門男青年,猛然轉身,目光如劍一般,掃向在場的真人們!

轟!

這一刹那,真人們如墜冰窖,心裡恐慌不已……

“劉師兄,就是這群白眼狼,他們趁著林兄弟昏迷後,企圖對我們下毒手!”

陳尋指著眾人,激憤地說道。

“我知道了。”

劉師兄點了點頭,單手一拍,背上的劍“嗡”的一下飛出,隨著他指間的擺動,一道透明的劍氣,成扇形擴散開來!

“啊——”

頓時,慘叫聲連連!

這些上一秒還趾高氣揚的真人們,全都被劍氣掃在身上,吐血拋飛。

“這是給你們一個教訓,如果不服,隨時來禦劍門找我,我是劉飛!”

劉師兄冷聲說道,“另外,被羅鋒搜刮的丹藥,法器,你們就彆想著拿回了,從哪來,滾哪去!”

嚇得屁滾尿流的真人們,再冇有平日裡麵對凡夫俗子的高高在上,一個個忍著渾身傷痛,狼狽不堪地開始逃跑。

跑的那叫一個比兔子還快!

等他們全部離去後,張雲野等人,這才把目光投向昏迷的林風身上。

“陳尋,你確定這位林兄弟,真的隻是築基後期?”

劉師兄問。

陳尋忙點頭:“千真萬確。”

“真是不可思議……羅鋒的實力我很清楚,咱們這些人裡,除了孫師姐能和他過招,張師兄完勝他外,我和宋師妹雖然和他同為結丹初期,但打起來,卻完全不是對手……而這位林兄弟,居然以築基後期的修為,將他擊殺,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劉師兄感慨道。

“先不說這些了,你看這林兄弟,身上的氣息十分衰弱,依我看,咱們還是把他帶到禦劍門養傷吧?”宋師妹道。

“這……”

劉師兄有些遲疑。

畢竟,禦劍門可是從來不讓外人進入的。

“就這麼決定了。”

張雲野站起身,沉聲道:“林師兄是我們禦劍門的恩人,如果不是他,羅鋒這惡賊肯定逃之夭夭了,所以,我們應該把他帶回禦劍門!”

“至於規矩什麼的,我會親自跟宗主說。”

見師兄都這麼說了,兩個年輕長老自然不會再有意見。

“小姐,請把林兄弟交給我們吧,我向你保證,一定會讓林兄弟傷愈歸來的。”劉師兄走到賀若雨麵前,說道。

賀若雨抿了抿嘴,有些猶豫。

自從看到那些真人們醜惡的嘴臉後,她現在對誰都比較警惕,讓她就這麼把林風交給一個陌生人,心裡自然不放心。

陳伯在一旁道:“小姐,禦劍門高層的話,還是值得信任的……而且林先生跟著去了禦劍門,本身也是一樁大機緣。”

賀若雨正要開口,那劉師兄突然眉頭一皺,看向陳伯道:“等等,我怎麼好像在哪見過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