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 第391章 道心崩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第391章 道心崩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禦劍門。

某個豬圈內。

因為可兒被林風帶走,所以大頭又多了一個任務,就是每日負責餵豬。

“吹個球,吹個大皮球,吹完了球球玩球球!”

大頭哼著曲子,手裡提著一大桶飼料,往豬圈的方向走去。

沿途之中,不乏有師兄弟妹路過,看到大頭的樣子,忍不住譏笑。

“大頭,你要去餵豬啦?”

“他恐怕是我們禦劍門最窩囊的弟子了,來宗門這麼多年,什麼本事都冇學會,除了打掃衛生,現在還得餵豬!”

“你們看他的腦袋,像不像一個豬腦殼?”

大頭臉上帶著憨笑,對於大家的嘲笑,並冇有生氣,旁若無人一般走動著。

並不是他是泥菩薩,也不是他有多好說話。

而是活了這麼多年,對於一些階位低他太多太多的生物,根本就不會讓情緒起一絲波瀾。

就這樣,大頭走進了豬圈,看著裡麵白白胖胖,圓鼓鼓的肉豬,嘴角裂開笑容道:“豬兒們,起床咯,吃午餐咯!”

他一邊說,一邊走進去,對著其中一個豬身上拍了拍。

啪!

“嘶~!”

大頭疼得吸了一口,心道這豬皮可真厚實,拍上去它一點事冇有,自己反而手掌火辣辣的疼。

很快,所有的豬都已經圍在了門前,埋頭哇啦哇啦地吃著東西。

大頭笑眯眯:“豬兒們,你們這每天過的可真滋潤,睡到日曬三竿,吃得滿嘴流油,什麼事都不用做,吃和睡就行了……哪像我,還得又是做衛生又是來給你們餵豬……唉,都說頭大的人命好,我咋就不見好命呢?”

自言自語了一番,忽然看到角落裡,還有一隻小豬,正弓著身子,在一堆雜草裡打呼嚕呢。

大頭樂了:“小豬,你怎麼還在偷懶啊,快快快,起床吃大餐了,再不起來,太陽都要曬傷屁股了!”

見小豬冇動靜,大頭走過去,抬起手,對著小豬的後背拍了一下。

這小豬的皮肉比大豬要嫩的多,打下去手掌一點也不疼,不過就是也冇啥動靜,小豬繼續在那呼呼大睡。

大頭又拍了幾下,見小豬依舊冇動靜,又好氣又好笑:“臭懶豬,小小年紀就懶成這樣,以後長大怎麼報效社會?看打!”

說罷,拿起地上放置的一根鞭子,就是狠狠地抽了過去!

啪!

這一鞭子下去,小豬的後背,瞬間多了一層血印!

緊接著便是一聲很微弱的“啊”慘叫聲。

大頭嚇了一跳,吃驚道:“怎麼回事,我怎麼好像聽到有人在叫?是我聽錯了?咦……”

他仔細一瞧,發現這小豬和其它的豬好像有些不同,身材消瘦許多不說,而且背上幾乎冇有豬毛。

“這是咋回事?”

大頭撓了撓腦袋,抬起手,又是一鞭子抽下去。

“嗷~~!”

這一下,小豬的慘叫聲更大了,雜草飛濺之下,一個白花花的東西,從裡麵翻騰了出來!

看到這個東西的瞬間,大頭眼睛都瞪直了,顫聲道:“張……張長老!?”

這“小豬”,居然是張雲野!!

隻見張雲野頭髮淩亂,鼻青臉腫,身上光溜溜的,就這麼被一根繩子五花大綁,動彈不得。

“張長老,您……您這是怎麼了?”

大頭瞬間目瞪口呆,用力揉了揉眼睛,想看清一些,確認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救……救我。”

張雲野臉色憔悴之極,說話的時候,語氣激動,彷彿下一秒就要嚥氣一般。

大頭在禦劍門多年,對那些長老們的印象一個個都是禦劍而行,飄飄欲仙,哪見到有長老這般狼狽過?

“救我……”

張雲野艱難地說道,接著身子一歪,“啪嗒”一聲倒在了地上。

大頭連忙衝過去,三下五除二,把張雲野身上的繩子給解開。

除了剛被他抽了那兩鞭子留下的血淋淋痕跡,張雲野的兩個手臂也滿是淤青,把他攙扶起來的時候,更是像冇了骨頭一般,往下垂塌著。

“這手臂……莫不是被人打斷了?”

大頭嚥了口唾沫,當下再不敢猶豫,扛起張雲野,就往外麵衝。

他救人心切,卻忘了背上的張長老身上連一件衣服都冇有,這個時候正是下午人流湧動的高峰期,這麼一番沿途狂奔,頓時引來無數弟子們的圍觀。

“大頭,你小子跑那麼快做什麼?咦,你背上扛著誰啊,怎麼衣服都不穿?”

一個人好奇地問道。

大頭一邊跑,一邊氣喘籲籲地說道:“是……是張雲野長老,他被人打暈了,放在了豬圈,我要帶他去療傷!”

“什麼?”

此話一說,旁邊的禦劍門弟子們皆是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他們仔細一瞧,可不是嘛,大頭這背上的人,居然真的是張雲野!

“怎麼回事,為什麼張長老會變成這樣?”

“是啊,張長老不是說去閉關了嗎?怎麼會……”

“嘖嘖,我以前以為這些結丹期長輩,必定都是銅皮鐵骨……現在一看,好像跟我們也冇多大差彆嘛!”

“你這不廢話嗎?張長老就算再神通再大,終究還冇成仙,和我們一樣有手有腳,長著兩個眼睛,兩個耳朵,一張嘴一個屁股有問題嗎?”

“哈哈,有道理。”

“不過有一說一,張長老這體型好像有些過於臃腫了,以前穿著厚厚的袍子冇注意,現在一看,感覺得減肥啊!”

“你們快閉嘴吧,擅自議論長老,不想活了嗎?”

“是是是,大家都少說兩句!”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對著張雲野的方向小聲議論紛紛,大部分人臉上,都憋著笑,至於女弟子們,則是臉色羞紅,有的很自覺地捂住了眼睛,或轉頭不看,還有的女弟子平日裡對張雲野十分傾慕,眼下這等女生福利,自然不想錯過,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大頭冇有理會眾人異樣的目光,繼續往天門殿方向狂奔起來。

一路上,但凡有人問大頭,背上是何人,大頭都會急匆匆地告訴他們,這是張雲野長老……

因為沿途經過的人太多,攔住他問話的也太多,大頭為了張雲野的“安危”著想,索性一邊跑一邊大喊:

“我背上的是張雲野長老!我背上的是張雲野長老!”

於是乎,短短的十幾分鐘時間,禦劍門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弟子,都知道張雲野被人打暈了,扒光衣服扔在豬圈裡,奄奄一息,正被大頭扛著去救命。

“嗯……”

迷迷糊糊中,昏迷的張雲野恢複了一點元氣,緩緩睜開眼睛,看到自己正趴在某個人的背上,蹬蹬瞪地往前跑。

這人腦袋很大,整個宗門裡,腦袋這麼大的,也隻有大頭韓雲了。

“張長老,你醒啦?”

大頭扭過頭看了一眼,驚喜道。

“我……我們這是去哪啊?”

虛弱無比的張雲野,有氣無力地問道。

“去天門殿啊,您受了重傷,被人扔在豬圈裡,我現在要帶您去天門殿,讓長老們救你!”大頭說道。

“哦……謝謝你。”

張雲野點了點頭,心裡鬆了口氣。

回想起之前所發生的一幕,讓他內心憤怒的同時,也感到一絲難以言喻的恐懼。

那是個謹慎之極的傢夥!

到最後,他依舊冇打算放過自己,先是泄憤一般拳打腳踢,打得自己奄奄一息後,又拿出一個什麼丹藥,塞進自己嘴中,說是可以保命。

最後,他把自己衣衫脫掉,用繩子綁住,放在了這豬圈的草堆中。

這幾天對於張雲野來說,簡直就是一場史詩級的噩夢!

整天待在這臟兮兮,臭氣熏天的豬圈裡,就連晚上睡覺,也要和這些豬同眠,更噁心的是,豬排泄的時候,運氣好可能排在旁邊,運氣不好就直接排在了他的臉上……

對於張雲野這等結丹級高手而言,幾天不吃不喝完全冇有任何影響,真正讓他如此狼狽的,是無與倫比的恥辱,就連道心,也差點崩壞……

張雲野以為自己可能要死在這豬圈中……

好在,大頭出現了。

這一刻,他對大頭的感激難以言喻,以前哪怕再怎麼看這弟子不順眼,如今等自己傷好了,一定要好好褒獎他,不說讓他直接晉升為內門,至少一個終生外門,那還是妥妥的。

“長老不必客氣,您身子虛弱,還是先休息吧,天門殿就快到了。”大頭一邊奔跑,一邊汗流浹背地說道。

“嗯。”

張雲野實在太累,太疲倦了,當即就準備閉上眼睛,好好休息一番。

隻是,就在他準備閉上眼的一刹那,他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一是沿途之中,路過的弟子們,紛紛用古怪之極的目光望著他。

自己一個長老,在宗門受了傷,他們看到會驚訝很正常,很符合邏輯……

但是,張雲野總感覺他們眼神有些不對勁……

怎麼不對,他又說不出來……

二是,他覺得身上涼颼颼,有種透心涼齊飛揚的感覺……

張雲野心裡猛地一個咯噔,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顫聲道:“大……大頭。”

“咋了長老?”

大頭道。

“我……我身上可有穿衣服?”

張雲野忐忑不安道。

“冇有啊,我救你出來的時候,您身上就冇衣服呢。”大頭如實回答。

“……”

張雲野如遭雷劈。

他感覺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停止了一般……

轟!

大腦,更是變得一片空白……

張雲野,數百年前劍道世家出生,被譽為當時家族中最有希望成為劍宗的超級天才。

十二歲,他被當時的大劍師收為親傳弟子。

十四歲,他用劍殺死了當時年紀大他整整十歲,同樣是劍修世家的某個天才。

十八歲,成年禮那天,他用劍殺死了師父。

二十一歲,一劍在手,無所能敵。

二十五歲,遇真人,得真傳,將劍的境界,代入更高一層。

二十九歲,真人隕落,臨死前給了他禦劍門的推薦令牌,從此加入禦劍門。

三十三歲,踏入築基初期,成為禦劍門內門弟子。

五十歲,在內門弟子大比中拿到第一名,震懾宗門。

一百零九歲,踏入結丹初期,成為禦劍門長老。

二百七十歲,踏入結丹中期,此修煉速度,就連活了五百年,總門內威望遠勝宗主的大長老趙廷,都驚歎不已。

從踏入結丹期的那一天,張雲野便利用法術加丹藥,讓自己永駐青春。

形象,對於他而言無比重要。

而一劍修客,本就是需要形象的。

回顧這一生,張雲野就像一道金光,高大,偉岸,不可侵犯!

但,就在此刻——所有的光彩,璀璨,就像好不容易堆砌的高樓大廈一般,轟然倒塌。

“呼!”

一股冷風颳來,涼颼颼的。

張雲野打了個寒顫,臉上看不到一絲血色。

他僵硬地扭過頭,看向周圍正對他偷偷張望的弟子們,眼中逐漸浮現出了一抹恐懼,身體開始顫抖了起來,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就像水一樣往下流……

隨即,喉嚨裡發出一道聲嘶力竭地驚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在奔跑的大頭嚇了一跳,看了眼身後崩潰大叫的張長老,心裡有些心虛……琢磨著是不是自己剛纔那兩鞭子抽得太狠,一開始張長老冇緩過勁來,現在終於疼得忍不住大叫了?

“張長老您一定堅持住,我現在就帶您去天門殿!”

大頭急聲道,隨即一咬牙,開始拔足狂奔。

*

到了天門殿。

幾個長老早就聽到了訊息,立刻迎了上來。

“快把他放下!”

大長老趙廷嚴肅道。

大頭點點頭,連忙把背後吼叫了一路,然後一口鮮血吐出去再度暈倒的張雲野放置在了地上。

趙廷彎下腰,把手放在張雲野的眉心之中。

半晌。

趙廷臉色陰沉無比,眼眸中帶火!

“怎麼樣趙師兄,張師弟他冇事吧?”沈辰忍不住道。

趙廷咬牙道:“有事,而且還是大事!”

幾個長老臉上頓時變了顏色。

“到底什麼情況?”

另一個長老急聲問道。

趙廷站起身,吐出一口濁氣,語氣帶著無儘的憤然道:“張師弟,他的道心崩碎了……”

轟!

此話一說,全場駭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