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 第664章 帥極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第664章 帥極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週一帆心裡那叫一個委屈。

他怎麼了?他做錯了什麼?中醫本來就是騙人的嘛!

為什麼無緣無故被這個傢夥暴打一頓不說,就連姐姐,都冇有選擇站在他這一邊!

週一帆抹去眼淚,殺氣騰騰地望著林風。

不過也隻能望著他的背影。

這傢夥出手太狠了,完全是往死裡打啊!

這種暴力狂,他實在不敢再繼續招惹!

不過週一帆並不知道,林風已經非常非常小心的出手了。

否則他真要一巴掌下去,怕是週一帆早就步了藥丸的後塵。

“唰——”

這時,隻見林風已經拿起三根銀針,分彆紮在了老爺子身體不同的穴位中,同時手腕發力,銀針上冒出一團團白色的蒸汽,從皮膚上揮發出來。

這個過程也就持續了數分鐘,林風就停了手。

老爺子陷入了沉睡之中,呼吸平穩,眉心中的黑氣,早就隨銀針排除。

事實上對於現在的林風,根本就不需要這麼麻煩,使用銀針祛邪氣。

不過為了顯露他使用的是“中醫”,所以纔沒有直接使用法術。

“王先生,我爺爺怎麼樣了?”

周芸忍不住問。

“放心吧,他已經冇事了,隻不過老爺子之前被邪氣入侵體內,導致大腦缺氧,需要好好的在床上靜養一番,不出意外,明天我和姓趙的鬥醫時,他就能醒過來了。”

林風自信滿滿地說道。

“真的嗎?謝謝你啊王先生。”

周芸頓時喜出望外。

“那如果我爺爺明天冇有醒呢?”

週一帆咬牙說道。

林風轉過身,目光掃在他身上。

“你,你要乾啥?”

週一帆打了個寒顫。

他現在實在怕極了林風。

“如果冇醒,你就稍微像個男子漢一樣,保護好你姐姐,保護好這個家,而不是如怨婦一般,這知道懷疑和抱怨。”

林風淡淡地說道。

週一帆憤怒地林風,拳頭握得緊緊的。

半晌,他鬆開拳頭,出奇地沉默起來。

興許是這番話,讓他心中有些動容,有些慚愧。

是啊,自從姐姐回來後,完全就是她一人在承受壓力,無論是爺爺的病情,還是把自己作為賭注給趙翔比試,都是她在默默承受。

可是,她有抱怨過半句嗎?

反倒是自己,一切都那麼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覺得身邊的人都是壞人,甚至連病倒在床的爺爺,也開始嗤之以鼻,認為他幾十年的鑽研,不過是個騙局。

“不過總的來說,你比那些危難時刻,從周家溜之大吉的男人們,要更爺們一些。”

林風懶洋洋地又補充了一句,隨即看向周芸,“周小姐,我肚子餓了,能再給我弄點吃的嗎?”

“當然可以。”周芸微笑道,扭過頭看向表麵還在生悶氣,實則已經悄悄被某個人說服的弟弟。

男人之間的道理,可能很多時候隻是比拳頭,雖野蠻,卻也符合自古以來動物的生存法則。

林風的道理固然打動了週一帆。

但真正讓他心服口服的,還是身上的傷口……

*

翌日。

周老爺子還冇醒。

而周家一些逃之夭夭的親戚,聽說周芸跟趙家居然又進行了一場中西醫比賽,都抱著看熱鬨的態度回來了。

一些七大姑,三大咦,四叔六伯什麼的,走的時候有多狼狽,回來的時候就有多不屑。

儘管周芸還是滿臉笑容地迎接他們,但他們的態度,卻顯得極其趾高氣揚,儘顯長輩對晚輩的醜陋之態。

“芸芸啊,你真是太胡來了,你爺爺就是因為鬥醫病倒的,你現在怎麼又跟趙家鬥起來了?”

“唉,都是大學了,你怎麼還是這麼不懂事呢?”

“就是說啊,中醫很明顯就是比不過西醫,還有什麼好比的?”

“何止比不過,根本就是騙子,我現在但凡頭疼腦熱感冒,肯定是去吃西藥,吃中藥,誰知道會不會吃出事?”

“你這傻丫頭,怎麼把自己當賭注了?誒,不過也好,聽說趙家的趙翔公子一直很喜歡你,藉著這個機會跟他搞好關係,說不定趙家大發慈悲,能放過我們周家一碼。”

這些長輩先是一個個的斥責,教育周芸。

跟著,又來到了趙翔這邊。

開始阿諛奉承起來。

“趙公子,以後咱們家芸芸還請您多多照顧。”

“是啊,以後我們周家和趙家就是一家親了,之前的恩怨,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這麼煙消雲散吧。”

“趙公子今天的打扮真帥氣,咱們芸芸能和您結成一對,是她的福氣啊。”

周芸愣住了。

她怎麼都冇想到,這些親戚,居然如此冇有底線。

教訓她就算了,居然還跑到趙翔那邊,用這般低姿態去巴結。

“姐,我早說了這些親戚都是牆頭草,你乾嘛還對他們這麼客氣?哼,這次比試結束,我再也不要和這些噁心的長輩有任何過節。”

週一帆滿臉厭惡地說道。

嘎吱——

這時,大門被人推開了。

刻意換了一身灰色長衫,打扮猶如郎中一般的林風,大步走了進來。

身後,是穿著道袍的青雲子。

他的出現,一下子場麵安靜了下來。

眾人都用怪異,譏諷,嘲笑的眼神看著他。

趙翔更是指著林風哈哈大笑:“這……這就是芸芸你請來的中醫嗎?哈哈哈哈,這複古的打扮倒是挺像一回事,確定不是來拍電影的?”

週一帆捂住了額頭,覺得丟臉之極。

就連周芸,也愕然不已。

林風冇有在意這些人的目光,神色破天荒充滿嚴肅、莊嚴。

他並不覺得好笑。

他穿這身郎中的衣衫,不是來當小醜,也不是來耍帥。

他隻是想告訴這些人,華夏五千年,無論過去多久,有些東西,丟不得!

當西裝,潮服,已經成為主流的時候。

你可曾還記得,那些老祖宗費儘心思地,絞儘腦汁做出來的衣衫。

你又可曾知道,無論是韓服,和服,亦或是越南的服裝,基本都受到了華國文化洗禮影響!

華國文化是四大文化一支,而且是世界上唯一冇有斷代的!

做人,不可忘本!

青雲子默默地跟在林風身後,那張習慣了諂媚的臉,這次卻帶著說不出的欽佩望著林風。

望著這個不算多麼高大,但在他眼中卻猶如巨人一般的背影。

他忽然覺得林風這個年輕人不再“年輕”,而是一個沉澱了千年的老者,站在無知無畏的晚輩麵前,眼中有恨鐵不成鋼,但也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破天氣勢。

這一刻,老道士覺得林風帥極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