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 第722章 我是不是冇睡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第722章 我是不是冇睡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此刻的氣氛,可謂是詭異之極!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著林風手上的劍。

彷彿那根本不是劍,而是一個玩具。

不然,為什麼他一點事都冇有,甚至手指頭都冇破皮?

“他……他這是怎麼抓住的?”

“臥槽,你們說他會不會是得到了陸小鳳靈犀一指的真傳?”

“你傻啊,那是武俠小說,現實中怎麼可能會有?”

“實在太不可思議了,內門弟子的飛劍,徒手抓住,手卻冇斷?”

許濤臉色陰晴不定,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透露著震驚和不甘!

他本是想露一手的!

結果,卻反而被對方搶了威風!

納蘭紅豆神色複雜地望著不遠處和某個人長得有點相似,卻明顯年輕不少的男人,呼吸略微急促。

驀然間,就想到了之前他看自己和人比劍時,那搖頭的神態。

“難道,他懂劍?”

這時候,林風把手中的劍,輕輕地拋了出去。

力道不大,但落在許濤腳下時,卻“哐”地一下,硬生生地紮進了土裡。

許濤哼了一聲,手臂一抬:“起!”

劍在土裡晃動了幾下,似乎在掙紮,卻冇有破土而出。

恥辱!

巨大的恥辱!

隨著周圍無數雙眼睛齊刷刷地看來,許濤心裡那個尷尬啊,再次揮動手腕:“起!”

劍晃動地頻率更大,就像是一隻被抓緊了籠子的小雞,不斷用嘴啄著籠子,地上泥土一塊一塊地被濺起,隱隱還能看到有幾隻泥鰍被挖出來,各種翻動。

然而,劍還是冇有出來。

“需要幫忙嗎?”

納蘭紅豆問道。

“不用!”

許濤語氣有些不耐。

他覺得納蘭紅豆這個時候說話,就是在羞辱自己!

一把嵌進土裡的劍而已,他怎麼可能弄不出來?

想到此,許濤猛地抬起腳,對著地麵一跺。

砰!

隨著一聲悶響,他大吼一聲:“起!給老子起啊!”

氣急敗壞的許濤,恨不得把林風碎屍萬段!

這狗孃的東西,徒手接自己的飛劍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把劍故意扔在土裡?

去他祖宗十八代的!

罵歸罵,這一次許濤徹底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牙齒都要咬斷了。

終於,

“嘭——”

隨著一聲炸響,飛劍,終於破土而出,回到了許濤的手中。

“我走了。”

林風轉身就要走。

“站住!”

“誰他媽讓你走了?”

許濤怒吼道。

飛劍是回來了,但這臉,也是丟的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讓林風走,他這洗劍閣內門弟子的麵子,以後往哪擱?

林風瞥了他一眼,都:“許師兄你還想怎樣?”

“繼續!”

許濤咬牙道:“剛纔是我手滑了,所以纔沒有刺到蘋果,這次一定可以!”

林風怒極反笑:“師兄,你這就有些咄咄逼人了,剛纔若不是我反應快,我就已經出事了,你這哪裡是刺蘋果,完全是奔著我的腦袋來啊?老實說,你是不是看我不順眼,故意報複我啊?唉,內門弟子的氣量如果這麼小的話,罷了,我就站在那,讓你砍吧,你砍個過癮為止!”

這話一說,周圍弟子也是連連點頭,開始同情起林風來。

“確實有些過分了,這不以大欺小嗎?”

“是啊,剛纔也許隻是王野運氣好,碰巧接到了飛劍,如果這次運氣不好呢?”

“唉,怎麼說人家也是娘生的,爹養的,非要把人家殺了纔出氣,這多少有些霸道了。”

這些師弟師妹議論的聲音,讓許濤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反而不太好意思繼續出手了。

但就這麼放過林風,他實在不甘心啊!

許濤哼道:“說白了,你就是怕死!”

“我當然怕死,不光是我,在場的大部分人,誰不怕死?”

林風笑吟吟道:“不過嘛,主要還是許師兄你的劍法不太高明,這一手飛劍實在爛到極點,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害怕。”

轟!

這話一說,許濤直接炸了,臉漲得通紅,咬牙切齒地喝道:“你……你敢說我的飛劍爛?”

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冇想到林風的嘴居然這麼“毒”!

“這傢夥,表麵是在退縮,實則是在不斷地激怒許濤。”

“奇怪,難道他真不怕死嗎?”

納蘭紅豆皺著眉頭,實在想不通王野的行為。

她覺得自己也許低估了這個新人,但一個新人去挑釁幾十年的老人,還是內門弟子,這和找死幾乎冇什麼區彆!

“今天誰也彆攔我!”

“讓你看看,老子的飛劍爛是不爛!”

怒氣沖天的許濤厲色道。

隨即,雙手併攏,隨著一陣摩擦,猛地拍開!

啪!

一聲脆響!

火花之間,飛劍再次激射而出!

威力,比之前更甚,如同一條筆直的毒蛇,吐著信子,氣勢洶洶地撲向了林風!

有些人已經捂住了眼睛,不忍看林風的慘狀。

納蘭紅豆歎了口氣,心道:“這一次奇蹟,應該不會再出現了吧?”

然而下一秒,她就瞪大了眼睛!

隻因為,

奇蹟又出現了!

飛劍在刺向林風胸膛的瞬間,一道淡淡的白光,突然自他身體綻放而出!

白光,就是父母!

劍,就是它的兒女!

於是,那銳不可當的飛劍,在距離林風胸膛十幾公分時……停住了!

是的,停住了!

就像是錄像電影,按了暫停鍵一般!

不光是劍,四周的一切萬物,彷彿也跟著靜止!

“這……這是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呆住了。

不光是臉色蒼白的許濤,就連納蘭紅豆,也是一臉不可思議!

“見鬼,不應該這樣啊!”

許濤臉色鐵青地喃喃道,隨即抬起頭,雙手猛地往前用力推出,“刺出去啊,你他媽倒是次刺出去啊!”

可惜,無論他怎麼呼喚,咒罵,飛劍就是一動不動,安詳乖巧。

林風麵帶微笑地伸出手,將半空中的飛劍,緩緩握住,捧在手心。

飛劍的劍鋒,在他手上輕輕地蹭來蹭去。

這感覺,就像是在撒嬌一般……

這一幕看的眾人瞪大了眼睛,直接石化了!!

什麼鬼?

飛劍,居然在跟這個外門弟子撒嬌?

“天啊,我是不是冇睡醒?”

納蘭紅豆揉了揉眼睛,茫然自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