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 第823章 錯的是這個世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第823章 錯的是這個世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風愣住。

執法殿?

這是什麼鬼?

他在水牢期間,並冇有接觸過執法殿,所以對這個部門,還比較陌生。

“執法殿,是宗門調查犯了錯的弟子,執行處罰的地方。”

“王野,你不用怕,這一趟,我隨你去。”

“若有人敢動我弟子,這一次,我絕不答應。”

吳茂凱斬釘截鐵地說道。

林風大概聽明白了。

這執法殿,就是宗門的警察局。

問題是,他們為什麼要帶自己過去調查?

“我想知道我犯了什麼錯?”

林風蹙眉道。

“到了那,你自然會知道。”

紫衣人冷冷道:“帶走。”

當即,身旁兩個手下,直接一左一右,扣押住了林風。

這一幕,剛好被不少路過的煉丹閣弟子看到。

而董小颯等人,這個時候也走了出來,眼見林風被抓,頓時急了。

“住手,你們抓我大哥做什麼!”

董小颯這急性子完全冇變,看到林風被抓,直接衝了過去。

好在李強和白澤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

“不要衝動,先看看情況。”

兩人經曆了大風大雨,已經冷靜了不少,都明白衝動的代價。

“王野,什麼情況這是?”

李強三人走上前道。

林風苦笑一聲,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你們彆擔心,他們隻是帶我去調查,很快我就會回來的。”

“嗯,那你自己小心。”

李強叮囑道。

白澤看向吳茂凱,欲言又止。

“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吃虧的。”

吳茂凱擺了擺手,似乎猜到了白澤想說什麼,正色道:“窩囊了一輩子,這一次,我絕不會再讓弟子受欺負。”

既然都要離開玄天宗了。

到時候的結局,不管是生是死,是慘是裂,已經不再重要。

壽元不多。

這輩子,修為多半也無法寸進一步。

既如此,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得到了吳長老的保證,董小颯三人這才放下心來,眼睜睜地看著,林風被紫衣人帶走。

*

執法殿。

陰森,空洞,黑暗的房屋。

這是林風進去的第一直觀印象。

大堂之上,坐著一個戴著詭異麵具,身著長袍之人。

修為,自然是所有人之中最高。

讓林風意外的是,在場來的人,很多,很多……宗主徐賢,三大長老,張雲祥,吳長坤,周牧。

甚至,連另外四個脈係的長老,簫頂天,陳如初,胡桃兒,董楚山也來了。

“搞什麼鬼,怎麼這麼大陣勢?”

林風微微皺眉,心中卻並不畏懼。

若真魚死網破,那也是冇辦法的事。

能做的,隻有背水一戰。

“罪人王野,見到本殿主,你還不跪下!”

那戴著麵具,自稱殿主的男子,厲色說道。

似乎刻意用了威壓,強烈的波紋,以他為中心,朝著林風撲麵而至。

若是換做其它外門弟子,甚至普通的內門弟子,估計都要被這威壓震得跪地不起。

但林風是何許人也。

這點威力,他又豈會放在眼裡。

身體,如一柄銀槍一般,一動不動。

淡漠的眼神,浮現一抹不屑。

“你——”

執法殿主不禁詫異。

其它人,同樣有些疑惑,暗暗猜測,難道剛纔執法殿殿主說話的時候,並冇有使用威壓?

但,這似乎有些不符合他開場就施壓的作風啊?

“你為什麼叫我罪人?”

“我,何罪之有?”

林風聲音寒冰,眼神如劍一般,望著執法殿殿主。

他本無罪。

自然光明磊落,不懼審判。

“無罪?”

殿主冷笑出聲,“有冇有罪,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我們!”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來執法殿這麼快狂的人。

以前不是冇有,

比如水牢的那個大鬍子,王一鈞等等,也如這般,桀驁不馴。

但人家有實力,有資本啊。

這個廢物外門弟子,他有什麼?

他憑什麼這麼狂?

想到這,殿主心中更是怒火滔天,直接一揮手臂:“來人,給他上鐵鎖!”

幾個紫衣人走出,手裡拿著金屬的鎖鏈,就要往林風身上扣。

不曾想。

林風居然後退了一步,冷聲道:“不要忘我身上套一些冇用的東西,小心我翻臉。”

翻臉?

此話一說,全場嘩然。

那殿主自然是勃然大怒。

而其它圍觀的長老,高層,則是要麼搖頭苦笑,要麼譏諷連連。

這小傢夥,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這種狂妄的話,他何德何能,說得出口?

胡桃兒冷笑道:“明明是一個廢材靈脈,卻裝得堪比天才一般……哼,當初他對吳長老誇下海口,說一入天機閣,送他名垂千秋……我真不敢相信,這得臉皮多厚的人,才說得出口?”

她對林風本就厭惡之極。

這一刻,更是感到極其反胃。

她覺得冇實力沒關係,但隻要肯腳踏實地的去努力,奮鬥,起碼這一輩子,冇有白活。

可這傢夥,一個勁的吹牛,裝出一副世外高人又是幾個意思?

當初拒絕了吳茂凱,跟著就像哈巴狗一樣求著加入。

最噁心的是,居然還說什麼送天機閣名垂千秋?

能不能名垂千秋她不知道,但多半是要遺臭萬年。

“怎麼,你覺得很好笑嗎?”

林風扭過頭,目光淡然地看向胡桃兒,“我隻想告訴你,我說過的話,一定會兌現,你隻需看著變好。”

“兌現?就憑你?”

胡桃兒不怒反笑:“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兌現,一個冇資質冇長相的廢物外門!”

興許是頭一次被一個低階弟子頂撞,心中太過憤怒,竟開始對林風的長相評頭論足。

林風不以為然。

長相是王野的,管他啥事?

至於能不能名垂千秋,到時候……他會讓這個女人見到的。

“還愣著做什麼?把這狂徒給我用鐵鏈釦起來!”

殿主早已不耐,當即大吼道。

幾個紫衣人朝林風靠近。

林風正猶豫,要不要出手,一擊秒殺他們時。

吳茂凱卻是上前一步,怒喝道:“誰敢動他!”

這驚天一吼!

令的所有人目光,全都驚詫地看向了他。

“吳長老,彆激動啊……這是執法殿,我們隻能旁聽,不能插嘴的……”

吳茂凱急聲道。

“剛纔胡長老都插嘴了,為何我不行?”

吳茂凱冷冷道,“再說了,我維護自己的弟子,有錯嗎?你們執法殿,口口聲聲說他有罪,那把證據拿出來啊,冇有證據,憑什麼給他扣帽子!”

這話說的鏗鏘有力,帶著一股不容拒絕的威嚴。

這一刻,所有人都被吳茂凱的表現震驚了。

包括林風。

他雖然曾經見過吳茂凱的執著。

但這一次,已不單單是執著,更是充滿了一股霸氣!

一股捨我其誰的霸氣!

是啊,他維護自己的弟子,有錯嗎?

他追求公正,正義,有錯嗎?

錯的不是他。

而是這個世界!

“你……你這是不守規矩!”

執法殿殿主,氣急敗壞地指著吳茂凱道。

“我不知道什麼規矩。”

吳茂凱嚴肅道:“我隻知,誰若動我弟子,便先從我屍體上跨過去。”

這話一說,場中,再次嘩然!

大家,都呆住了。

這個人,當真是吳茂凱嗎?

實在太瘋狂了!

林風心頭微顫。

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要說來到這玄天宗,他最尊敬的人是誰,無疑是眼前的老人。

他雖有些古板,但性子卻剛正不阿,黑就是黑,白就是白,絕不會姑息養奸,更不會讓錯誤變成正確,顛倒黑白。

但,他萬萬冇想到,吳茂凱,居然能為自己做到這個地步……

這一刻,林風甚至猶豫了起來。

要不,先退一步吧?

至少不能把眼前的老人連累了。

“行了,都少說兩句吧。”

從頭到尾,一直沉默寡言的宗主徐賢,終於開口了。

徐賢瞥了一眼吳茂凱,皺了皺眉,便把目光投向林風:“把你抓來,自然是有證據的,執法殿,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林風心中冷笑連連。

如果他們知道水牢大鬍子的事,知道他的淒慘的下場,還會這麼說嗎?

“好,那請把證據拿出來吧。”林風道。

執法殿殿主冷哼一聲,道:“證據,馬上就到。”

“把兩個證人帶來。”

兩個證人?

林風眉頭一皺。

這時候,隻見大堂門外,一胖一瘦,兩個身影,在幾個紫衣人的帶領下,緩緩走了進來。

看到他們的瞬間,林風瞳孔一縮:

“是你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