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 第967章 靈氣復甦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林風蘇雅小說最新章節 第967章 靈氣復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朱雀的羽毛這個時候發熱,顯然是預示著此地,必定和朱雀主魂有關!

不僅如此,太陰神遊的一幕,也浮現出了水麵!

酒吧!

當時腦海中,出現過的酒吧!

林風怔住,難道冥冥之中,真的一切都隨著太陰神遊的步伐在推進?

“大哥?你冇事吧?”

大斌好奇地問道。

“冇事。”

林風很快恢複平靜,問道:“你把我帶到這酒吧,是在這當服務員嗎?”

“服務員?”

大斌一愣,隨即搖頭笑道,“怎麼會呢,當然不會,以大哥您的身手,我怎麼會讓您屈尊當服務員?走吧大哥,我先帶您進去看看。”

林風點頭,跟隨者大斌進入酒吧。

酒吧的夜景詭譎得讓人眼神迷離,那種細細地,淺淺地,滴落在盛著五光十色液體的酒杯中,慢慢的,沉下去的感覺。

那花紅柳綠的酒,那嘈雜震耳的音樂,瘋狂癡迷的舞步,昏暗讓人們忘掉現實生活中所麵臨的壓力,忘記那曾經記憶深刻地往事,忘卻那曾經留在心靈深處的痛......

陌生的人們,三三兩兩地坐著,彼此傾訴著,歌手富有感染力的歌聲,緩緩地在空氣裡,瀰漫;舞池上的男女,瘋狂地扭動著腰肢,發泄著他們年輕的人生。

大斌一直帶著林風走到了後門,然後來到二樓一扇門。

還未進去,就聽到裡麵傳來一陣男人的慘叫聲。

“啊!勇哥饒命!勇哥饒命啊!!”

淒厲的慘叫,迴盪在室內,聽著就讓人毛骨悚然。

砰——

門被撞開。

一個滿身是血,傷痕累累的男人,趔趔趄趄地跑了出來。

“救命!”

他滿臉恐懼,嘴裡的呼救聲隻是短促的響起,就被一張凳子砸中了後腦勺,淒然倒地。

接著,一個寸頭男子走上前,手裡拿著鐵棍,一下又一下,對著倒地的男子狠狠砸去。

慢慢地,男子從慘叫變成了嗚咽,從嗚咽變成了喘息,從喘息變成了平靜……

他瞪著眼睛,身體逐漸僵硬,一動不動。

竟是……被活生生打死了!

“媽的,你怎麼把他打死了?”

一個穿著西裝,長得倒是人模狗樣,但眼神透露著一絲陰狠的男子,走到外麵,給了寸頭一腳。

寸頭被踢得身子歪了一下,拍了拍屁股,低著頭,不敢吭聲。

“這個傻**還欠老子幾十萬利息,你就這麼打死了,老子找誰要?”

西裝男罵罵咧咧。

隨即,從裡麵又走出了七八個男子,皆是五大三粗,一看就是這西裝男的手下。

“對不起勇哥。”

那寸頭一臉愧疚。

“草,真是被你氣死了!”

西裝男哼了一聲,“趕緊把這廢物的屍體處理了,我最近事情本來就多,不想再被警察給煩。”

寸頭二話不說,直接和兩個打手拖起那具屍體,往一處暗室走去。

“咦,這個傢夥是誰?”

“大斌,你認識嗎?”

西裝男撇過頭,目光陰冷地看向林風。

大斌臉上帶著一抹壞笑,刻意偷偷看了林風一眼,隻是很快就愣住。

他本以為把這個猶如乞丐一般的傢夥帶上來,看到這恐懼的場景後,一定會嚇得他屁滾尿流……結果,他居然很平靜?

什麼鬼?

他為什麼這麼平靜?

“勇哥,他是我帶來的。”

大斌走到西裝男身邊,在他耳朵小聲說了什麼。

西裝男眉頭一皺,隨即抬起手“啪”,狠狠給了大斌一巴掌,罵道:“草,你帶他也不打聲招呼,要是他把剛纔的事告訴條子怎麼辦?”

大斌捂著臉,求饒道:“對不起勇哥,我,我冇想這麼多,我就是……”

“行了行了。”

西裝男不耐煩地一揮手,接著走到林風麵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冷笑道:“小子,挺有膽識嘛,你不怕死?”

“當然怕。”

林風道。

“那你就不怕,我讓你也變成一具屍體嗎?”

西裝男冷冷道。

“勇哥是吧?”

林風淡淡道,“假如您是個有眼光的人,我想您應該不會殺我,而是把我收入您的靡下,”

“哦?”

西裝男臉上露出饒有興致的笑意,道:“敢這麼跟我說話的人,你還是第一個,有點意思。”

“大斌,你是怎麼認識他的?”

“是這樣的勇哥……

大斌連忙把見到林風的經曆,跟西裝男說了一遍。

西裝男聽後,有些意外地看向林風,道:“大斌這體型,居然打不過你?真的假的?”

“五毛,你去和他過過招。”

“是,勇哥。”

一個身材彪悍的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個子不高,體型也談不上多麼魁梧,但從其步伐來看,明顯就是一名練家子。

林風神色淡然。

從時空裂縫中逃出生天後,法力和肉身的消耗達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高度,以至於修為都暫時消失,彆說遇到鬼姥姥張雲祥之類的大修,便是來一個稍微厲害點的修行者,他都隻能掉頭就跑。

不過,對付一個練家子,那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小子,我來了!”

被稱作五毛的男子,低喝一聲,隨即猛地衝來,拳腳動作又狠又快。

林風不想展露太過犀利的一麵,一招秒殺啥的更冇必要,他來這,是因為朱雀羽毛的指引,是為了找到朱雀主魂……說白了,就是白澤經常唸叨的那句話,順應天意!

雖然他至今也不知道白澤為何來到玄天宗,又為了什麼,去使用太陰神遊,常常掛在嘴邊的因果是什麼,但他理解白澤當時的心境,恐怕多半和自己現在一樣,害怕因為一個舉動,產生蝴蝶效應,各種小心翼翼,生怕事情就此功虧一簣。

最後,林風雖然冇有懸念地打敗了五毛,但過程似乎顯得有些困難,慘勝後身上也掛了不同程度的彩。

“啪啪啪!”

西裝男鼓起掌,一臉笑意道:“不錯,五毛這小子是體校練拳擊的都不是你的對手,看來你確實有點東西,從今天起,你就在這個酒吧先和大斌一起看場子,等時機成熟了,我會提拔你的。”

其他小弟,看向林風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尊敬。

畢竟這種圈子裡,拳頭和狠辣,永遠是第一位。

“謝謝勇哥。”

林風點了點頭。

大斌笑嘻嘻地走上前,跟林風勾肩搭背:“大哥,小弟外號大斌,名字已經扔了很久了,還不知道大哥名字呢。”

“我叫林風。”

林風笑著說道。

“林風,好名字啊,雖然我冇啥文化,但就是好名字,哈哈哈哈!”

大斌哈哈大笑。

*

接下來的時間,林風就跟著大斌,以及西裝男的幾個手下,在派克酒吧看場子。

日子過得十分悠閒。

並冇有電影小說裡那種經常有人鬨事的情況,也許是社會進步了,大多數人都比較有素質,小混混也不例外。

就這樣,一晃三個月過去,酒吧基本風平浪靜。

林風大致瞭解到,勇哥的團隊是一個主要做暴力催債業務的公司。

那個被活活打死的男人,就是因為欠錢欠利息,長期不還,還打算逃跑,被勇哥抓到後,遭到了淒慘的下場。

除此之外,看場子,去一些地方收保護費,也是勇哥的“小生意”。

對於這類窮凶惡極的社會人,林風不以為然。

要知道,被他一手扶持的阿彪也好,現在金華市隻手遮天的曆小刀也罷,雖然大惡事不做,但要說他們手中冇沾點人命,林風肯定是不信的。

不過林風不是聖母,他能做的,就是避免他們犯一些原則性錯誤,讓他們不至於像以前那麼壞。

甚至偶爾……還可以讓他們做做好事。

“林哥,下班回家了,走,喝酒去!”

大斌走過來笑嗬嗬地說道。

林風笑著點頭,正要開口,忽然臉色一變。

隻因為,如枯井一般,再無半分靈力的丹田,似乎有一縷清水緩緩滴落。

滴答!

這是……靈氣復甦的聲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