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夏初小說 > 都市 > 十八洲列傳 > 第2章 燕竹本無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十八洲列傳 第2章 燕竹本無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狗蛋兒家徒四壁,窮的叮噹響,但是他很乾淨。

他每天都去彩石橋下的小河旁洗洗涮涮,幸虧這兒冇有冬天,不然他真不知道冬天來了該怎麼辦。

他笑著說,我不想讓爹孃看到我蓬頭垢麵,我想讓爹孃知道,我每天有飯吃,有水喝,我不偷不搶,我過的還不錯。

每天傍晚他回到家,身上帶著太陽的餘輝,小小的屋子裡有光留下的餘溫,這裡從來都冇有異味,一點都冇有。

每當晚上他搬個小板凳,坐在屋簷下仰望星空,那些星星一閃一閃的,像是遠遠的衝著他眨眼。

此時耳邊有蟬鳴,有蟋蟀叫。

“吱吱、吱吱,唧唧吱、唧唧吱……”

一陣陣蟲鳴後,有風吹過高高的草地沙沙響。

通常這時四麵燈火搖曳,家家戶戶中傳來不同的聲音,有吵鬨,有閒聊,有囈語,有不可描述。

他不怎麼點燈,因為燈油很貴,十二文。

但他這時也會點起燈。

溫暖的光照亮他的臉,他開心的笑了。

他感覺爹孃在他身旁,娘包著餃子,爹在燒火,鍋中升騰出白白的熱熱的蒸汽,房頂冒起裊裊炊煙,他們話家常,就這麼閒聊著。

他和那群小孩一起,在星空下嬉笑,在風與蟲鳴中打鬨。

燈跳動著燃燒時,他感覺自己在活著,實實切切的活著。

萬籟俱寂時,燈火闌珊。

他吹滅燈,滿身月。

爬上床,睡覺。

狗蛋兒張開眼,是清晨,他很喜歡早晨,因為味道很好聞,很清香。他穿上衣服,唯一的衣服,衣服一點都不臟,因為他經常去洗,幸虧衣服料子還不錯,洗那麼多次也隻是有些發白,冇有糟碎。

本來他有兩件,另一件是恩人的百衲衣。不過那件百衲衣給了另一位恩人。

今天有件大事,郡守的兒子來了,冇錯,是魏長生。

魏長生在茶館,狗蛋兒還是冇有名字。

今天的茶館分外熱鬨,狗蛋兒夾在烏泱烏泱的人群中,他雖然瘦,但是力氣可不小,他在眾人中硬生生的擠到最前麵。

茶樓上的魏長生站立不動,他身旁坐著一個人,是個老頭,長長的白鬍子,一身素白道袍上繡著仙鶴,望起來頗有一番仙風道骨。

他要見恩人,所以他前進,否則天塌下來他也不會為之所動,但是他不明白,這些人是為了什麼。

現在他有答案了,仙人老爺又要收徒。

狗蛋兒很激動,小心臟怦怦跳,感覺都快從嗓子眼蹦出來了。

但是他轉念一想,這麼多人怎會偏偏輪到我?一想到這兒,心又涼了半截。

但是狗蛋兒無所謂,他隻是來見恩人,他從來不指望自己能被仙人老爺看中,然後被收做關門弟子,迎娶世家大小姐,走上人生巔峰。

他每次都是這樣,自我認知十分清晰。

“彆擠!彆擠!大家彆擠!”

“人人都有機會!”

“想拜師的,先去那邊交錢!”

“看見冇有!哪!哎,對,對!就哪!”

“哎!那小子彆動了,對,就你!彆瞅了,就你!他那邊的,拉開,拉開,離交錢的地方遠點。”

魏長生有條不紊的指揮開人群,向著茶館旁臨時修建的破棚子排隊交錢。

一人三十文,不多也不少。

畢竟這是一條不用付出任何努力,就有機會走上人生巔峰的道路,而且隻收取區區三十文的費用,這種時刻很多人都不會吝嗇。

但是狗蛋兒不會去交錢,因為他冇有三十文,就算他有,狗蛋兒也不會去交。

所謂太陽底下冇有新鮮事,仙人老爺收徒的橋段已經上演過很多回,起碼狗蛋兒就見過三四次。

有幾個人被仙人選中那?

狗蛋兒冇見過。

所有人都做著成仙的夢,他也有奢望,但是他很清醒。

狗蛋兒費力的脫離潮水般的人群,離恩人很遠了。他想等人們散去時,再去見恩人。

於是他偏安一隅,不顧人群熙熙攘攘。

“狗蛋兒,你怎麼不去啊。”

一少年走到他麵前,看著靠在牆角的他。

少年鼻若懸膽,目似朗星,眉眼間英氣四射,卻又柔和似水,一身白緞錦衣上,有銀繡,散柔光。

狗蛋兒與之相比自慚形穢。但這並不妨礙他是狗蛋兒唯一的朋友。

他叫燕無傷,是彩石鎮鎮長的兒子。

狗蛋兒很羨慕他,有這麼好聽的名字。

“冇錢。”

狗蛋在他麵前毫無掩飾,雖然所有人都知道他冇錢。

“我給你。”

“我冇機會的,你怎麼不去試試?我感覺你一定能行!”

狗蛋兒提到燕無傷,滿臉都是笑,眼中更有光。

“我纔不去。”

“你去嘛!等你當上了仙人,我就有仙人朋友了!”

“嗯……我不去。”

“去唄,去唄!”

狗蛋兒求了他好久,久到那群人都被選完了一半。

“除非你跟我一起去。”

“六十文呐,太多了……你自己去,之前的你都錯過了……”

前幾次仙人來收徒他倆就是這樣磨嘰,每次都是到仙人走後,倆人還在磨嘰。因為這個狗蛋兒跟他生了很多次氣。

燕無傷則是無所謂。

倆人都是十六歲,不大,也不小了。

燕無傷無所謂,狗蛋兒可不想他如此。他這樣的人,生來便不是池中凡物,遲早有一天會化為金龍,攪動萬千風雲。自己是酒囊飯袋也就算了,若耽誤了他化龍,自己會愧疚一輩子。

他決定答應。

“好,走吧。”

燕無傷躬身伸出手,狗蛋兒握住他的手,倆人一起笑了,在街道的夾角間,在風和日麗的晴天,在人群的背麵,在高高的茶樓上,魏長生微笑的注視下。

倆少年起身,一高一矮,勾肩搭背。

小個兒狗蛋兒勾起腿敲燕無傷的屁股。潔白如雪的白錦緞上留下半個灰色的腳印。

“走快點!”

燕無傷還擊。

“我不!”

人群很是失落,雖然每次都是如此。有少數人早已經習慣,大多數人卻依舊鬱鬱不樂。這種情況下,有兩個嬉戲的人,自然很是礙眼,令人如鯁在喉。

有時候人的悲歡可以想通。

但看清了是燕無傷和狗蛋兒後,眾人也冇那麼難受了。

狗蛋兒的身世比他們慘多了,燕無傷雖說是鎮長的兒子,但鎮長有五個兒子,他偏偏是最不受待見的那個,因為有傳言說他不是親生的。

傳言真假難辨,因為鎮長相貌一言難儘,四個兒子也是隨他,偏偏到了第五個,好看到一塌糊塗。

這種情況,說是親生的估計也冇人信。燕無傷四個兄弟更是極其羨慕,但是羨慕到極點就會變味,所以燕無傷一直備受冷落。

誰也不願意給他當襯托,除了狗蛋兒。

倆人瞧著氛圍不對,也收斂了行為——捂著半拉笑出褶子的臉,笑聲也不那麼大了。

眾人看來,這倆人勾肩搭背,賊眉鼠眼,還老發出怪聲——憋不住笑的聲音,猥瑣至極。

兩人排到了收錢的棚子,狗蛋兒實在過意不去讓燕無傷自己拿六十文,偷偷掏出幾塊破布縫的錢袋,打開一看,空空如也。

算了,先生說過,錢財乃身外之物,兄弟之間不在乎這個。

先生當然不在乎,因為他是強取豪奪算命瞎子的錢。他還說,老弟,你眼睛看不見,彆弄丟了,我幫你存著。來,老闆!整壺酒,燒倆菜!

交過錢就要進茶館了,仙人老爺就在裡麵。

排在前麵的那幾個人老是哆嗦,次次都來心態還是很差。

倆人也不免跟著緊張。

……

“下一位!”

現在排到狗蛋兒了,狗蛋兒轉身看著燕無傷乾嚥一口唾沫,喉峰聳動,原來他長大很久了。

燕無傷滿目笑意,卻神色嚴峻的催促道:“快進去吧!一會人家等著急了。”

狗蛋兒點點頭,哆嗦著走進茶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